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澄羡湛]来而不往非礼也(上)

——————————————————————

众所周知,魏婴明恋江澄这个事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家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都懂都懂——
但蓝忘机暗恋江晚吟这事就没几个人知道了,连读弟机蓝曦臣都对这事一知半解,只道是弟弟向往江家,所以待江家人与旁人不同罢了。
蓝曦臣其实猜对了一半,确是如此,只是他猜错了人。
蓝湛向往的并不是无拘无束跳脱自在的魏婴,而是与他一道的江澄。

那般目无规矩放肆狂纵的人浩如烟海,可妙就妙在这江澄平日里进退有度守礼规正,那骨子里偏生又骄傲倔强的很。

乍一看只会觉得这个人似乎很是矛盾,却让蓝湛艳羡不已,他就好像在守正和叛逆的交点上,多一分出格少一分死板。等蓝湛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总是去留意琢磨这个奇怪的江家少主。

蓝湛站在树的阴影里,无声无息的望着阳光下江澄的侧脸。

他生的极好,尤其是那对杏眸,仿若将满天的星辉揉碎撒了进去,教人看一眼便忍不住被那光芒吸引沉溺其中,灼目而又耀眼。

然而,这么绚烂的美目总是望向同一个地方。

“师妹——!”

蓝湛皱眉,这人真是碍眼。

“哎师妹你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还有,谁是你师妹!”江澄奇怪的转过身疑惑看他,乌发随着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要干嘛快说,磨磨蹭蹭什么…”
江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魏婴将什么别在他头上。“嘿你戴着真好看!”他伸手一摸,是朵粉色小花。

“魏——无——羡!你皮痒是不是?”

江澄眼看就要发火,魏婴连忙开口:“哎哎别生气嘛,澄澄笑起来最好看啦。”
“你不笑…那就看师兄给你笑一个。”

“……”

江澄和他大眼对小眼半天,没绷住率先破功“噗嗤”笑出声。

“魏无羡,你还要脸不要!”江澄说着伸手不轻不重搡了他一把。

魏婴咧嘴一乐,矮身躲开顺势就滚入江澄怀里抱紧。江澄被他这一遭哄的很是受用,心情颇高按下搔的他下巴很痒的翘发,谁料这人还就坡下驴在自己手心里蹭蹭。

“哼,还不快起来。”
“不嘛不嘛。”
“你个大男人撒什么娇!”

江澄嘴上这么说着却也没动手推他,魏婴从江澄肩膀上探出头看向从刚才开始一直看向这边的蓝湛,嘴唇一张一合说罢眯眸笑的得意。
蓝湛双拳攥紧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魏婴是在同他宣誓主权!

“你刚才嘀咕什么“我的”?”后知后觉的江澄蹙眉,他刚才听到身后草丛的响动,只来得及瞄见一抹白色衣角,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蓝湛“你又在和那蓝二公子“斗法”?我可跟你讲,人家是掌罚的,你也少给莲花坞丢人。”

“哇澄澄你这是在为我担心吗?师兄好感动——来啵一口!”
“你给我滚!”

后来魏婴和蓝湛直到其中一个被送回去前都一直在较劲,一个闯祸一个盯死,想浑水摸鱼逃罚?没门!又去缠江澄,藏书阁走起,谁也别想跑!
(魏婴:你嫉妒我和师妹关系好!  蓝湛:呵呵。(废话!))

五年后。

听说清河边界处有一处古怪的很,近些日子常有人误入一处,做了一场大梦,梦还各不相同离奇古怪的很,醒来身上又什么伤都没有。

江澄,魏婴,蓝湛组队夜猎时经过此地,听到这个传闻。几人一合计,觉得还算有趣便一道去了。

这厢聂怀桑领着两个平日一起喝酒玩乐的纨绔兄弟,一齐往一处走,聂怀桑拨开面前的一处杂草。

“怀桑兄,你说的这么玄乎,到底真的假的呀。这都走了半个时辰了,连个鬼影都没见着。”

聂怀桑回头故作高深的瞄了说话的一眼

“到了。”

竹林深处掩映下的简朴木屋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袅袅仙气萦绕其中,放眼望去唯有院中的白玉石桌显得格外不同,两个初来乍到的忙上前看去,石桌不知是用什么仙器刻下的法阵,繁复而精妙隐隐透露出美感。

聂怀桑得意的挺起胸膛听他俩赞扬。这一处宝地其实是前一阵子聂怀桑迷路了误打误撞闯进来的,时代久远禁制松动就那么被聂怀桑给破开了。

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后来普通山民入仙境梦桃源等传闻了。

那日聂怀桑也是凑巧,手上正好拿着新淘来的话本子,便顺手放在了桌上。
谁成想进了木屋小憩后,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睁眼发现自己入了幻境,意识感官都清醒偏偏自己控制不了,只有嘴巴勉强露出几个音节。身体好像被牵引着行动一样,但没一会儿他就发现,那幻境的故事分明就是他话本子的情节!

后来他就回去查了下才知道,这里是当时某个隐居的山门训练之地,将剑谱功法一类放在桌上便可进入训练,多是讲究熟能生巧。

聂怀桑眼睛一转,这次他特意通宵找了本江湖演义给他这两个朋友开开眼,他得意的从怀里掏出话本子,封皮就顺势滑掉落在地上。

…………

那露出的封面上赫然画着那什么的图,还是三个男人!
这两个跟着聂怀桑来时听他说了些这处的功用,再看了看书,两个人对视了眼不自然的退了半步“怀桑没想到你对我存了这种心思…”“…你要是直接说我也不是不能……不我还是考虑下…”

聂怀桑只觉一道天雷劈过。
冤枉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后边丛林传来阵声响,聂怀桑连忙捂住他俩嘴拉着俩人就往外跑,等跑到半路才想起慌张把书扔在了桌上。
当机立断赶了那俩人下山,自己再折回来取书,没成想刚回来,正好远远看见江澄蓝湛一起往屋里去,魏婴拿着那本晃晃荡荡的跟着走进去…

聂怀桑捂脸:完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个孩子…别找我跟我没关系啊……聂怀桑绝望的仰头望天,余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瞄向木屋,
这三人谁会那么“幸运”成为那个下…不不不还是不好奇了……活着更重要…。

——————————————————————

聂怀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我下次更新跳过话本子,直接进下篇反攻吧…嗯大概

评论(2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