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双杰]难归

明明是羡澄,澄澄出场戏份却很少我有罪orz
be预警
疯狂ooc的蓝湛

“那时,他爱你。”

————————

01

魏婴扶着圆木桌猛的站起来,椅子砰的摔平在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液体迸溅洒在了那人红靴上,很快便深了一层。
“不行…我得回去!”魏婴惊慌的转身正好撞在那人温热的胸膛上,本该被一杯酒放倒的人直挺挺站在他面前拦住去路,一身大红的喜服映的那人冰冷的脸上添了几分暖色“蓝二!你让开!”
蓝忘机眼神迷蒙的上下打量他,魏婴被看的越来越急躁,一掌打过去就要退开他,却被先截住了手腕,蓝忘机嗤笑一声道“回去?你还能回哪去?”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蓝忘机用力一拉他的手腕,强硬的把他带进怀里。

02

红烛摇曳,一对相拥的璧人身影被烛火映照,影影绰绰的倒立在窗纸上,屋外人声鼎沸,因着含光君与夷陵老祖喜结良缘的喜事。仅此一夜,云深不知处可以尽情欢闹,喝酒喧哗,尽情庆贺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屋内

魏婴深吸一口气,再三告诫自己要冷静“…含光君,你应知道之前那不是我,是莫玄羽他…”
“我知道。”蓝忘机似笑非笑打断他“我当然知道。”
“那你还不快点放开我。”
“放开你去哪?莲花坞?你以为他还会让你进去吗?”

魏婴听到这话反而有些放松下来“那是你和他不懂阿澄,我虽不能出来但一直看着,我知道他——”
“所以我说你回不去了。”蓝忘机又一次打断他,他这次嘴角上扬的更高了“你和我还有温宁对他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难道你忘了不成?”

魏婴顿时火了攥紧拳头一横臂推开了他:“那不是我——!!”

蓝忘机被退开也不恼,反而扬起下巴嘲讽看他:“谁会信呢?”

“你们从小长大,他对你的小动作反应状态再熟悉不过,也先我一步认出了你,这本来让我很是嫉妒,”

蓝忘机似是颇为感叹,忽然语调一转冷哼一声“不过也多亏如此,纵使“你”态度再不像你,他也没办法“欺骗自己””

他唇角上挑忽然笑起来:“或许所有人都可以相信之前的“你”不是魏婴,但江宗主却是必须相信的那一个,说来…也真是可怜。”

魏婴皱了皱眉,这不是他知道的蓝二,被莫玄羽意识架着走时所知道的蓝二也不是这般,但这与自己并无联系,只是“你早就知道之前那个不是我?这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蓝忘机闻言终于收起笑容,似乎又变回之前的含光君“我问灵十三年。”
“嗯。”我知道,但这不是重点吧!?
“我曾对兄长说过,想把你带回去——藏起来。”蓝忘机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侧头轻笑了一下。
“嗯。”魏婴克制住搓身上鸡皮疙瘩的冲动

“我找你找了十三年,终于找到一个最像你的人,你说我会怎么做?”
“……。”
“不过也不需要我做什么,你自己选择来到我身边。”
“那不是我!”魏婴忍不住开口申辩。
“我知道,不然怎么也不可能轮到我。”蓝忘机自嘲的看向不远处“那不是完整的你我清楚的很,但我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很久以前,我就想把你偷走,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瞧见。可你与江澄那么亲近!”
“你知道当你们将后背托付给对方,驰骋战场恣意潇洒时,我有多羡慕吗?”

“即便是部分的你,我也渴望得到,想要拥有。”
“无论用什么方式我都要你留在我身边。”蓝湛拎起一旁的酒壶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或许,哪一天你会完全醒过来和我在一起,就像现在这样,多好啊——你说对吗?”

“……你疯了。”
“那又如何?”蓝忘机挑眉。

俩人沉默的对峙一会儿,魏婴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脊背走近一步。

“…你听着蓝湛,如今我既已获得身体掌控就绝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要去找江澄,我会和他解释清楚。”

“呵,我说了你回不去的。”
“解释清楚又如何?你觉得观音庙之后你们还能恢复到过去那样吗?”

蓝湛指尖戳上魏婴的胸膛“这里,是很难愈合的。”

“再者,江宗主可未必会愿意要你。”

“你在观音庙对我喊出的那些话,都是些什么人听见的,今日成亲多少人又为我们见证了?”

江澄他纵是想,又能以什么身份接纳你?

魏婴的脸色愈发惨白,蓝湛还觉不够继续道“怪只怪你醒来的太晚了…不对,应该说最开始你就已经注定是我的了。”

“从你在大梵山站到我身后开始。”
“别忘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那不是我!我都说了不是!”

“谁又会信呢?”

魏婴心烦气躁无意理会于他,推开房门就去找江澄,倚在门边的蓝湛漠然看着他背影,转身又无甚在意的回去了。

除了自己身边,哪里都容不下你的。

03

魏婴是在喜宴的角落里找到江澄的,江澄本来自斟自饮喝的有些无趣,不经意抬头只见一个大红喜服的人跌跌撞撞向自己跑过来。

不用细看江澄都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某家的家主恰巧领了女儿过来,与江澄介绍如何如何。
江澄自是明白何意,这个家族虽说不大,但今日西南的商口正有些麻烦,若有了这族人的助力,那正好可以…没必要下这人面子,随便应付过去就可以。
他思路运转的极快,面上早就柔和了许多,他倾身弯了弯唇角,举起酒杯在姑娘面前虚晃一下,姑娘霎时脸色通红,拿了绢帕挡脸连忙告退,看的那家主与江澄一同大笑起来,礼让了下便坐在桌边洽谈起了事物。

江澄本就生的极好,这件事魏婴是知道的,只是因着他平日冷硬的氛围,令人不敢仔细打量这副面容,但只要卸了那层盔甲,藏在狰狞面具后的美玉便悄悄显露出来,释放它灼目的光辉。
虽然那份美好向来转瞬即逝就是了。魏婴心想,但正因如此,每一次都显得异常珍贵,如今却轻易让人瞧了去…。

江澄这边处理结束了,他才侧过头丢给魏婴一个眼神就又转回了桌子,他老早就注意到那人站在那里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直发毛。

魏婴踌躇了一下,咬咬牙坐到了他对面,还没等开口江澄先一步抢道“你个新郎官怎么不在喜房和你的含光君天呀地呀的,跑我这来干嘛?”
寻常的朋友打趣语气,却让魏婴心凉了半截。

他实在是太熟悉江澄了,爱憎分明如他…魏婴手颤的端起一旁杯子抿了一口掩饰尴尬,他刚才冲过来本是想解释的,如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江澄瞅见他这模样,不由得一阵好笑“怎么?堂堂夷陵老祖成个亲还紧张。”
“出息,我还有些公务没处理呢,陪你喝完这杯我就得走了。”
“快回去吧让你的含光君等急可不好。”

04

“我以为你在喜宴找到他就已经明白了。”
“……”
蓝湛走过去牵起在酒桌前发愣的魏婴,拉着他手腕凑到唇边轻吻
“走吧。”我们回去吧。

魏婴眼神空洞仿佛就只是一盒什么空壳子一样,冰凉的嘴唇落到腕间好似什么机关一样,那双眸子里瞬间盈满了笑意,愉快的应着双臂一挽,撒娇似的缠住蓝湛的手臂“二哥哥,我们回去吧——”

蓝湛眸色一暗,低应一声

“嗯。”

——————————————————
末尾解释下哈,魏哥一直被莫玄羽的灵魂压着,只能透过莫玄羽的眼睛旁观,在喝合欢酒这时,魏哥终于一时拿到身体主导权才有这么一段,最后魏哥心死魂消,彻底消失了。

蓝湛最后也瞬间知道了,但还是不舍得放手

私设觉得湛湛其实应该有挺病的一面,不过最后结局圆满不怎么看得出来,有做个小处理是对着魏哥就心性外露能说能笑能嘲讽的,对着另一个就不苟言笑但还是宠护着的

澄澄是真的看开放下了,那些乱七八糟他都不知情,只是当做一个纯粹的普通友人,但也仅此而已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