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瑶澄(瑶)点梗]轮回转

我怀疑自己写的是瑶澄还是澄瑶………应,应该无差? @Hml md 咳咳…我装个傻来得及吗
和题目没啥关系
正文只有瑶妹和澄澄,后记出场露脸人物突然增多写的无敌开心了,(末尾看似丢丢wx,实际都是羡澄湛澄加瑶瑶
的修罗场,修罗场大好诶嘿嘿(喂!)
瞎打tag不妥删

有没有小可爱和我聊聊天啊

————————————————————————————

“你们几个沿山北边去搜,剩下几个跟我来!”
“是!”
“这边没有。”
“这边也没有!”
“这人跑哪去了,都给我快点找,听到没有!嘶…你小子偷什么懒,快去找!”

江澄捂着胸口背靠洞壁,仔细着不敢喘一口大气。血液顺着指缝仍在汨汨流出,江澄蹙眉不能呼痛,只能任由着凉汗沿着额角流下。
不多时周遭窃窃杂杂的人声渐渐远去了,江澄刚松下一口气,洞口掩映的杂草蓦然传来阵悉悉索索,三毒悄悄出鞘,只要有人进来,这一剑必要了他的性命。
一双白手拨开了杂草,江澄灵力调转正欲呼出,那人却似料到什么先一步开口。

“慢着,江宗主!”

江澄杏眸微眯,这人既知道自己是谁,却没呼来追兵,想必是有些什么。虽然…也可能有诈。但江澄还是收了阵势。
我倒要看看来的是什么豺狼虎豹,又给我打的是些个什么主意。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笑一声扒开草丛缓步走了进来。
江澄打量着他这一身烈阳袍,忽然后悔刚才没有在他进来一瞬间宰了他,温狗都该死!
这“温狗”垂眸施了一礼,还不等江澄盘问,就先笑着开口“孟瑶,一个无名小卒而已,江宗主不必这么警惕的。”

江澄见状也冷笑着收了剑“孟瑶?不是温瑶?”仔细一瞧这人眉目温和,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只可惜这一副好相貌却是温狗,着实糟蹋了!

孟瑶,又或者说是金光瑶摇了摇头避而不答,反而迎上目光“江宗主等下下山,从此处出去沿西南小路下山,会看到条河,再顺河东去便可离开搜索圈。”

“呵,你不打算用我的项上人头去邀功,反而要帮我?”江澄挑挑眉,他不信有人会这么好心。

金光瑶笑答“本来确实那般打算,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他转过身将毫无防备的后背展露江澄,大步走出洞去。

“祝江宗主可大仇得报,亲手推翻温家。”
“不过瑶或许先行得手,还望江宗主到时可莫要记恨于在下啊。”

金光瑶走出许多与同伴相汇合,说笑几句随即接着去寻根本不在这个方向的江澄。

他本来的确是想先让“江宗主”放松警惕,趁他没防备的时候一击必杀。不过在对上那双眸子时忽然不想那么做了。

那双杏眸和他一样,充满着一样仇恨,倔强,野心还有着一份明晃晃的执念。但又有着与他截然相反的澄澈明静,让他不忍心去破坏。

一时冲动连自己的身份都不过脑的说出来,只是…有那么一股冲劲想让他记住自己,想争那么个脸面。

金光瑶摸着自己扑通扑通的胸口安静的笑了笑。想什么呢,我傻了吧,能不能活过这一场还是另说啊。
这么想着脸上随即又恢复自己的卧底面孔。既然话说出去了,那就更不能失败了,定完让所有人都对我刮目相看!

江澄从包围圈出来回到自家阵地,又重新整理了队伍,等到夜深人静时才抽出功夫想那个奇怪的人。
“瑶…吗?”听他的口气,许是哪家派进去的人,那…他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想了想又忍不住想笑自己在意这种萍水相逢的人作甚,反正无论如何估计也不可能有机会再见面了,手刃温狗报仇雪恨的还得是我江澄。

结果,几个月后,江澄就在后来射日之争后的百家庆功上,又见到了他——作为卧底杀了温若寒,带来转折点的大功臣;作为金光善那个老东西流落在外儿子的身份,又回到了他的视野。

“金光瑶…吗?”

而同样的,江澄作为在射日之争,以一己之身重振江家夺得四大家族一位的少年英雄,后又与驭鬼百万纵横沙场的魏婴并称云梦双杰的江澄,风头也一时极盛。

江澄与各家喝酒应酬的间隙,视线无意间飘向了人群另一端,金光瑶恰巧此时正好看过来。
视线相撞,二人皆是一愣,随即又相视一笑,颇为默契的举起酒杯遥遥相撞。

金光瑶与聂明玦,蓝曦臣一起走了过来。江澄靠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正在休息,看见有人走了过来,忙打起精神端出架势应对。

却在看到这么个组合有些发愣,金光瑶笑吟吟开口“久违了,晚吟。这是我结义大哥和二哥,你应该也认识。”

“自然,见过赤锋尊泽芜君。”江澄作为一宗之主揉着太阳穴点点头也算见过礼。他应酬的多,还要替魏婴拦点酒省得他闯祸,这会儿撑起精神脑袋还是有些混沌的,连金光瑶直接喊的他的字这回事都没反应过来。

见状金光瑶忙对着身边两个人道,要先带江澄去外面醒酒。

蓝曦臣那么多年对着蓝忘机,读人表情也是练的好一手。他平常虽然看不透他这个三弟的玲珑心思,但这一回却看的清楚的很,也就笑着点点头拉过聂明玦走了。

赤锋尊哼了一声,他虽然没怎么明白这气氛怎么回事,但也明白这提议无甚不妥,便也应了跟着蓝曦臣离开。

金光瑶松口气搀扶着江澄出了去到外面的湖亭歇着。
夜色如水,头顶的一轮明月纷纷洒洒的将光芒撒在湖面上,水面上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江澄懒下身子斜斜的倚坐在亭柱上,他吹着凉风酒醒了个大半,只是头还是痛,就阖起眸子小憩一会儿。
金光瑶瞧他模样也不催,只将视线投向了湖面安静陪着他。

也许是景色太好,也许是周围太静了,让江澄有些昏沉几乎真的要睡过去,却在半梦半醒间听到身边人小声说“晚吟,我心悦你。”他的嗓音非常温和,甚至带着些蛊惑力。

江澄半睁开眼正对上那一身金星雪浪袍的人认真凝视着自己,金光瑶忐忑不安的等着他的回应,忽然颈上一重被迫低了头。
江澄双手环住他脖颈将唇贴在他嘴角,一触即分。

江澄瞧着他表情变化轻快的笑了起来,眼神干净笑容明亮,端的一副少年风流模样。

金光瑶愣愣的睁大眼,他忽然有些怕了。
他怀疑他现在看到的一切,近在咫尺的温暖通通都是自己的幻觉。
他不敢,他害怕一伸手打碎这个美好的梦境。
“晚吟你…”

江澄挑挑眉转身就要回大厅,手腕意料之中的被人拉住,他杏眸弯弯偏头回看了过去…。

“想好了?”

后记:

因为这一遭,魏婴那日也收到了请柬,金光瑶派了一队人从另一条路接的魏婴赴喜宴,在偏院见到了金子轩和江厌离。
琐事之类都是金光瑶妥帖安排好的,当然了,他家晚吟最看重家人了。这么一来他的姐姐和师兄会开心,也会领他的情,金子轩想让夫人欢喜,也自然乐意帮忙,晚吟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也是高兴的。
金光瑶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美滋滋。

——————————

聂老大那日,又数落起瑶瑶,恰巧澄澄那日路过。
果断把瑶妹护在身后
“聂宗主,事情我也知晓,那日死去的几人若有家属来要求赔罪补偿,江某定无二话,但若要说那几人当真无辜,责任通通都是阿瑶的,未免有失偏颇。”

“而且江某还有几句话,请聂宗主往后莫要再动不动以阿瑶出身便随意辱没于他,出身好坏如何?高门大户纨绔败类亦是许多,低门小户也未尝没有豪杰。再者阿瑶的心性如何,功业如何,吾等有目共睹,如何一句轻飘飘的背景就能一笔勾销?”

至于瑶妹后来有没有害了聂老大,答案自然是没有的。
澄澄看的起他这就够了,而且自那之后赤锋尊确实也没再为难于他,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做让澄澄厌恶自己的事?

他又不傻?

——————————————

至于其他人,比如金子勋。他目中无人的态度本就为江澄不喜,还欺辱金光瑶。江澄便也将这般说与金子轩听,金子轩后来与金子勋谈过有所收敛,后来意外死于某次夜猎(瑶瑶:活该。)

再比如金光善,他还是被瑶瑶搞掉了,不过聂怀桑表示和我无关,我不查。江澄知道了后,把金光瑶没做干净的事清理了,
再去找瑶瑶对质,瑶瑶承认了,表示金光善于他和杀母仇人无异,是他毁了阿娘的一生,澄澄又继续问还有别的什么计划没,争执了一番后江澄才告诉瑶妹他把没处理干净的清理了,转身潇洒出门,瑶瑶玲珑心思一下子想明白许多关节,笑着追了出去。

再比如莫玄羽或者说是魏婴,魏婴和江澄到最后也没真掰,假决裂都没有。没有穷奇道,不夜天,魏婴还当众把阴虎符毁了,百家也没什么理由为难于他。
想想看嘛,
江澄坚定保他,蓝曦臣对他三弟的选择挺看好的,聂明玦和江澄那次怼完后觉得这小子挺有意思的,

四大家族就金光善想搞事,可明面上金家江家嫡系联姻,阴虎符还被魏婴当众毁的,又没啥血海深仇,也不好把欲望明晃晃说出来,聂家蓝家两家当家的,隐约回护着江澄。
聂明玦就蹦了一句刀灵如何,蓝曦臣笑说魏公子心性坚韧可以疏导,其他小家族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至于魏婴嘛,忙着和金光瑶一起争江澄关心,师弟有道侣不离我哟(虽然没公开)没空搞事。

有一次夜猎,俩人互相知道了那个秘密,江澄就压着不许魏婴再用鬼道,后来也帮着他四处找修复金丹的法子。魏婴知道这些事,也不想再让江澄这么替他担心,也主动不怎么用了。

蓝湛透过蓝曦臣的话,隐约知道江澄和金光瑶在一起了,鼓起勇气接近魏婴,

魏婴:小古板你谁呀?我们很熟吗?啊…师妹等等我。
金光瑶:魏兄喊我家晚吟何事?(半路踏出)
江澄:(给俩人一人拍一下头)你们杵着做路障吗?…含光君又碰面了啊,一起?
蓝湛:(经常来往发现江澄人不错,再加上蓝曦臣时不时夸夸,一来二去俩人相处还不错)嗯,一起。
江澄:(含光君真是让人省心啊,感觉很靠谱!心情好的弯了弯嘴角)请——
魏婴:欸等等?!师妹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不行不行…你小子也说句话啊
金光瑶:(脸上笑眯眯,内心xxx)

评论(2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