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瑶澄/桑澄/曦澄段子流]笑平生

插刀场合…?

——金光瑶的场合

——金光瑶

“江宗主你这人倒也有趣,明明嫉恶如仇,真遇到伤了你的不恨行凶者,反倒恨那匕首”
“追着那些个似是而非的匕首追了十三年,也不愿怪那行凶者,而等人家辗转回过头,却觉得你恨极了他,你说你可不可笑。”

——江澄

“金宗主当真是好兴致!那江某倒是好奇,你这般玲珑心思,最后下场却是被独一个的心尖尖给手刃,不知滋味又当如何啊?”

“说着唯独不想害他…。呵,金宗主是觉得“诛心”便算不得害了?毁了光风霁月的泽芜君便算不得害他了?”

“最初选择了自己就别想回头,这个道理应该不用我教吧。”

——聂怀桑的场合

——聂怀桑

“江兄,你这一身傲骨最后却被当众折辱,你…可好受?”

——江澄

“我?我好着呢,还不劳你小子费心。况且再如何,我仍有莲花坞,有云梦江氏,还有金凌,我已经熬过来了。”

“而你呢,偌大一个不净世,你身边却空空荡荡。”

“”唯一还剩的泽芜君,也为了你最后的报仇折了进去。旁人对你这清河聂氏仍然虎视眈眈,你小子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聂怀桑

“江兄可莫言取笑我了。罢了罢了,今日不说那些,喝酒!也请你尝尝我这纨绔这些年所珍藏的美酒。”

“不过江兄可也别问这酒源自何处诸如之类,毕竟…“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蓝曦臣的场合

——蓝曦臣

“晚吟,过去我不曾注意过你,后来知道这才心疼的紧,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江澄

“…苦我什么?”
“…嗤,哎你知不知道我先前一直笑你傻来着?”

——蓝曦臣

“这怎么讲?”

——江澄

“瞧你愣愣的把自己苦成个什么?”

“你就那么几个重要的人,蓝老前辈暂且不说,宠着你们兄弟。可你这做哥哥的到底把什么乱七八糟的责任都揽身上了。”

“我是江家独子理所应当,你呢?下边还有个弟弟,你却还累成那样,傻不傻?”

“蓝二也被你们宠坏了,不许你不让我说。”

“他谁都敢禁言,那些个家族明着不说,暗地里难免会那什么,他得罪了谁还不是你去周旋?”

“要我说你们蓝家就不能加个不许用禁言术的家规吗,能少多少事。”

“现在他问灵十三载成美谈了,当年呢?我杀鬼修好歹是为民除害,他问灵你当时怎么和各家辩解得我还真挺好奇。”

“离我远点!……哦对,我家那四百张缚仙网你得给我赔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和你没那么熟,快赔啊听到没有”

————————————————————————

其实这篇起因是我突然想到标题了

开头还有点怨气,后边越写越想搞笑…我对不起瑶妹让你被怼…我错了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