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羡澄]因风起(二)

大概是完成版…?

你们和我聊聊天好不好,我今天多勤奋的……作死啊

——————————————————————————

篝火噼啪炸响几声衬得夜晚更为漆黑幽寂,身后横七竖八躺着百来个江家弟子,他们今日跟着江澄打了一天都已经累坏了。

江澄就着火光撕下身上一块布条,用嘴叼着一头颇为熟练给自己包扎起伤口。

魏婴之前不是没提出过想帮他处理,结果刚说完就被江澄几句冷嘲热讽气的掉头就走……去抓鱼。

瞧着火候给鱼翻了个面接着烤。没办法,自己还是不忍心看他这幅辛苦模样,总归还是要帮他的。

从那些温家弟子还有这些五颜六色的各家校服混在一起的样子,魏婴能估摸出现在应该是射日之战。只是具体是什么情况还没细打听。

他悄悄打量起现在的江澄,细眉杏眸棱角并不尖锐,却生生透出一丝寒意。他无法抑制的由这幅面容想起重生后见到的“江宗主”时的他和最后那张…灰败的脸…。

魏婴无奈的叹了口气,按照年纪来说,他现在的样貌理应是一个更加无忧无虑的样子,却如今这般…都是因为一夕之间莲花坞覆灭的缘故吧。

他腾出一只手遥遥的勾画起他面容,不过也没关系…!

等我找到这边自己,把你给我的金丹再交给他,你就能再笑起来了吧。

魏婴这么想着,脑内的江宗主似乎也跟着笑了,身边跟着一个嬉笑欢闹紫衣的自己。

嗯!皆大欢喜!魏婴嘴角扬起个大大的笑容。至于那之后我会怎么样……无所谓吧,本来自己就该是已死之人。

绑好最后一个结的江澄,从怀中掏出今日收来信件,信上是江家的几个旁系联名寄出的信。

呵,自己这边打出些名头倒知道来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江澄瞄了一眼身后,但…不能拒绝,想剿灭温狗这些还远远不够。

江澄“…”

取出纸笔恭敬得体的写了封“多谢前辈们家族危难挺身而出”“风骨道义”之类的话,再封好信件重新寄出。

还不是自己意气用事的时候,这帮老家伙既然以为我好拿捏,那就让他们这么以为着吧。
日子还长着呢,等我扫平温家……

…余光扫了眼从刚才开始就盯着自己笑的一阵恶寒的某人,江澄抿嘴思考了下“…喂,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吧。”

魏婴还在脑内愉快的想象着,听到江澄这突兀的开口下意识接道“啊?你傻了吧我当然叫魏………”迎着江澄探索的目光,砸砸舌陡然转调接上“…玄羽啊——”

“魏玄羽?”江澄听着“魏”姓皱了皱眉。

魏婴回过神理直气壮的恢复平时的语调“对呀,魏初魏玄羽,怎么?你对你小弟的名字还有意见,想给我改了不成?”

“啊当然改了也行,我娘亲说了,若是未来我被哪家大小姐看中,入赘谁家的话,就应当跟我夫人的姓。”下意识扯皮调戏的魏无羡瞧着江澄那张冷脸听到自己的话变了脸色,一时心下大喜,兴致更高了几分。

“…喂我说你小子不是看中我的姿色了吧,我知道我貌美倾城,你心悦于我我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呸。”江澄嫌弃的抱肘侧过身子“你怎么不要脸跟个魏无羡似的。”

魏婴连忙接茬“欸——那魏无羡是谁?”他正愁不知从哪里打听这边的情况,也不知道现在这是射日之争哪一节,他必须得趁早找到这边的自己。

周遭忽然沉寂下来,只有篝火还在噼啪的响。

“嗯?怎么了,不会是那个魏无羡瞧你落难跑了吧。”
“欸没事没事,跑了那是他的损失。换是我跟着你这般的死也甘愿。”

魏婴的话那都是信口拈来流利的很,把烤好的一串递给江澄,又拿起一串接着烤。他眼珠滴溜一转,“魏婴”既然还没回来那也就是说,这还是射日之争的前段,得具体打听出现在是什么时间或者其他什么情报才行“你也别太气,没准他是被抓了关在哪里,过一阵就会回来了。”

“……不可能回来了。”江澄哑着嗓子,垂下的脸隐藏在黑暗间,木枝此时恰巧崩了一下,跳起的火光在瞬间映亮了一抹水痕。

“啊?什么?”

在后面躺着的六师弟听不下去赶忙爬起来,拽着发愣的魏婴远远的拖到一边“魏公子你可别问了,我们大师兄早就死了。”

“???”

六师弟瞧到他这幅傻样,又想想那些事几乎所有世家都知道,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

原来那日,魏婴和江澄出逃时,有一次买干粮,江澄本都冲出去为他引开追兵,却不想魏婴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冲了过来,抓着江澄逃进一处密林,然后魏婴就趁江澄不备,定了他的身藏在了树上,自己下去引开了追兵。

却不想与来追者撞个正着,没来得及遛出太远,就在江澄的眼皮子底下被杀了。
而谁也没料到,温家没几日就对虞山眉氏下了手。
理由?没有理由,斩草要除根罢了。

也就是那日温家来袭江澄与魏婴反应得快提早让几十个弟子先离开莲花坞,这才保住了他们一批人。

魏婴怔愣下回过神,把手中的一根烤鱼塞在六师弟怀里当做酬劳,转头去找江澄。

不一样,这个世界不一样。现在的江澄什么都没有了,连他和师姐都没有了。
他从前没想过这些,自己回来时带着鬼兵千万大杀特杀,没太留意过那时的江澄,只想了大概很难,不过他还有信念在,正如自己想着一定要回来见他,那现在的江澄呢?他还哪有什么信念在?

再冲回来的魏婴正好看见江澄拿了几串烤鱼分给弟子,江澄瞧见他回来细眉高高吊起

“还小弟呢,吃食做了一半就跑了,还得我亲自动手。”
“你烤的鱼真是难吃死了!”

魏婴眯起眸子弯弯的笑了起来,真是的他刚才到底在害怕什么呢,江澄何等人物,那么坚强的人总归会站起来的,
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想起刚才那转瞬即逝的哭泣,脑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的小哭包,忽然又想起观音庙时的他,魏婴嘴角一僵猛地摇摇头,像要把什么丢出去似地。

魏婴笑嘻嘻过去勾住他肩膀“诶呀小公子也别太生气嘛,这人有三急是不是,这六师弟想去找茅厕非拉着我一起我也没办法啊。”

似笑非笑江晚吟“…噢?”
拿着烤鱼六师弟“…哈?”
理直气壮魏无羡“…嗯?”

无辜.jpg

评论(2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