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澄羡澄]捡了条小黑狗是幸运还是不幸(五)

算…过渡章…?好吧…我所有的更新都是过度(喂!

——————————————————————————————————

“主…主人?”魏婴犹豫地张了张嘴,疑惑这江澄什么时候还有让自己这么叫他的爱好了。

江澄“嗯”的应了一声,左手奖励似的摸了摸魏婴头顶,另一只手放出了信号。“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魏婴这才反应过来,合着江澄原来没认出来自己,怪不得…。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过往那么多纠葛到自己死都没有理顺,突然又收到这么大的信息量,他真的得好好理理,到底该怎么面对江澄。

江澄瞧着他没说话,只道是灵犬刚化形可能有什么需要适应的,也没太纠结于那个问题。可能也是养它一年多时间里哪里听到的。便也自顾自的寻着个空地坐下。

他踢了踢旁边的石头碎片,上面的法阵都碎的无法辨认,如今仙门对法阵有研究的也几乎没有,便是拼成也没处去问,江澄无意识的摩挲着紫电,眉头也越皱越紧。

他不是对刚才幻境中看到的东西毫无感觉,但若要他看了这么一遭就相信那些个东西,而且…有许多事连他都不知道,他也无法确认真伪。

魏婴…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东西!!

“嘶——”思绪猛地被指尖传来的刺痛所打断,江澄拿起一看原来是刚才一时用力被紫电划伤了,此时伤口已经结痂,倒也无碍,咋了咋舌把手收拢回袖间却突然被人截住,

“你干嘛…?”

江澄皱眉看着面前紧张的抓起自己手直直盯着的“魏婴”,心道没听说过灵犬嗜血啊,平日里饿到他了?

魏婴从刚才就瞧见江澄心情不好的样子,但他也不敢打扰,嗯…多年来的求生欲吧,何况他自己心里也很乱,结果就听到江澄吸气的声音,怎么叫他不担心?!

江澄被这一打断,方才的阴郁也就忽然被扫空了,他盯着魏婴头顶一颤一颤的耳朵,忽然道“喂,你还能变会狗吗?”

魏婴身形顿时一僵,江澄不由得有点好笑,这怕狗毛病还没改,估计化形后就不想再变回去了,可这怎么行,养狗不能撸…吸,那乐趣去哪里了?!

“快点,应该能变回去吧。”江澄瞧着魏婴一脸怨念的仰起头盯着自己,全当没看见扬起下巴继续把玩着他耳朵,嘴里的催促也半句都没停下,话尾都渐渐染上了笑音。

“…。”魏婴沉默地盯着面前这个就差把愉悦写脸上,还在努力扳着脸不笑出声的江澄。想了想决定……我全当没听见!!

然而,天不遂人愿,魏婴这骤然化形还根本不能维持太长时间,一眨眼又变成了那个乌黑发亮的小黑狗,江澄理所当然认为是自己胜利了,心情更加愉快的把他捞回怀里,上下其手一阵猛吸。

就在魏婴感觉自己快被祸害坏了的时候,寻着江澄当初信号找来的江家门生才终于赶到,江澄察觉到远处有人靠近,立刻面无表情抱着魏婴站起身,眨眼间又是那个果断狠绝的江宗主…如果无视他抱的东西的话。

赶到的江家门生快要靠近时,一齐利落的下剑来到江澄面前恭敬行礼。
江澄扫了一眼点点头“把这里的村民都好好安葬了,若他们还有家人便让他们把尸体领回去,不得无礼。然后再留几个人在这附近好好调查一下。”
“若有余党,你们知道该怎么处理吧。”江澄抬脚往外走,状作无意的踢了一脚,只瞧见那个早断了气的完好尸体,头颅瞬间被江澄踢了出去,钉在不远处的树上。
正是那个鬼修!

门生们瞄到这场景,顿时更是大气不敢出,头垂的更深了些。江澄踏步走出几步,门生刚要松口气,只听那人冷声道。

“给我吩咐下去,从今往后凡是与鬼修有关的事,直接上报给我!”
“云梦境内所有怪异之事也通通上报。”

“再有,给我放出话去。”
“凡修鬼道者,”
“江某定要让他后悔来过这个世上!”

魏无羡,不管你瞒我什么,我都要你亲口说给我听!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