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羡澄】因风起(一)

“退开,我来!”魏婴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抓住蓝湛衣领往后一扔,凝神聚气脚踏随便迎着乱流直直的俯冲而下。

观音庙之后,江澄在修真界销声匿迹了半年多,再见面时连个眼神都没给,砸了个木匣子过来后转身就和金凌走了。不久后,就听说病逝了。
魏婴浑浑噩噩了一年有余,今天是第一次运转起江澄给的这颗金丹,也是江澄死后的第一次夜猎。
不成想,这次妖兽实力非常,最后更是引体自爆!

冲天的妖力与此处洞天的灵力碰撞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紫黑色的妖气与清澈的灵气竟凝出实体,仿佛要撕裂整个空间,将周遭的一切都通通吞噬。
蓝湛已经负伤,一帮小辈更是不成。
那么…

魏婴迎着气刃御剑径直俯冲向风眼,体内金丹飞速运转,黑色的衣袍猎猎翻飞,魏婴横笛唇前,一时百鬼齐出裹挟着他,如灼目的黑色流星夹着天地光芒一齐砸向这片大地。
三股强劲力量碰撞瞬间席卷一切,又在那瞬间迅速退散。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飓风中心的空地上空荡荡的,
什么都没有。

——————————————————————————
魏婴再睁开眼时,入目的就是一人拿着利刃从后面砍向少年的画面,想都没想顺手捞个东西砸在他背上,他动作一迟疑。少年仍是背对着他,但闪着寒芒的长剑却紧随而至,精准的砍过他脖颈,霎时鲜血泵出,头颅直接飞出数十米。
血溅的少年衣裳满是鲜红,而他动作仍未有任何迟疑,侧身一个飞踢,横肘格住转身间又取了三人性命。

好久没这么近看到这样杀人的画面了,少年近乎本能的挥剑动作果断到残酷的地步,尤其是这般身量的少年使出,让魏婴都感到几分骇然。
他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扔出去的是什么,垂头看了自己手边,赫然是丢了胳膊的残尸。
这屋子里除了那还在搏杀的一团外,全是死人。

但魏婴到底还是魏婴,比起前面那仿佛人形屠刀的,
看到这些个尸体反而能感觉到几分平静,收起心思视线重随意扫了眼手边的……。

这是…烈阳袍!?
温家??!

那少年也恰在此时结束了他的战斗,只见他浑身浴血逆着光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魏婴喉咙不自觉有些发紧,震如擂鼓似的心跳仿佛要马上跳出胸腔,魏婴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见证什么奇迹似的。

“!!”

魏婴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面前的正是他这一年多日日夜夜魂牵梦萦的人啊!
此时他的身量不过十六七左右,一身紫衣也远不及之前最后一次见他那般正式华贵,激动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江澄打量的目光猛地刺了自己一激灵,此时的他还不见后来三毒圣手的威严,但这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却不知为何已然形成。
魏婴心道不应该呀,这时的江澄应该还没…。
没等他这追忆完,只见那人却已早早手握冷锋遥遥的指了过来,眼底满是警戒。

江澄对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黑衣青年很是疑惑,但还来不及说什么,外面的杂乱脚步声就先一步打破了沉默。
魏婴忙站起身,用足尖在地上随便挑起了一把剑握在手里挑眉笑道

“没事我来帮你,外边那些不足为惧。”说完就信步走出尸体堆般的监察寮,与外边那群修士战成一团。

江澄紧跟着走了出去,提剑砍倒魏婴身侧的一个漏网,细眉一蹙冷哼道“死了别说江某没帮过你。”

魏婴下意识回头念了句多谢,却只瞧见他后脑,江澄连个余光也没分给他。不免苦笑一声,江澄却突然一个错身捅了他身后的一个,魏婴回过头一瞅不由得笑的灿烂。

他的江澄依旧是莲花坞那个嘴硬心软却仍陪着他的笨师弟啊。

江澄瞧着他咧到耳朵的傻笑不由得有些瘆得慌,奇怪的睨他一眼“喂,你要是打不了别在这给我碍事。”
“怎么会——我还要和你并肩杀出去呢。”魏婴杀了手边的顺手挽了个剑花,向后退了一步与江澄抵背而立“…说真的——要是一起打出去的话,你要不要考虑收了我这个小弟。”

“哼,等你活着出去再说!”

————————————————————————————

阁下何不因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