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澄羡澄】捡了条小黑狗是幸运还不是不幸(四)

如有出入,都是私设
人形1.0
flag回收

——————————————————————

魏婴警觉地打量起四周。入目皆是一片白色,只有自己面前是一副巨大的展开画卷,足有两人高,画上的图案一片混沌根本无法辨识。

  “呀,小友醒的好快。” 魏婴正要转过身,声音的主人已徐徐走到他身侧前一步站定。“不必紧张,我是此处的主人,不过如今也只是一缕残魂了,伤不得你。”

  “前辈哪里话。”魏婴嘴上客气着,手却颇为自来熟的搭上了这人肩膀“前辈可是要给我看些什么?”

  “别急,他也醒了。”

江澄捂住有些嗡鸣的头坐了起来,原地调息因着方才情绪失控而暴走的周身灵力。

 “鬼道…又是鬼道…!”江澄的拳头攥的咯吱作响,方才的遍地尸骸与莲花坞,不夜天城隐隐重合,江澄猛地一拳砸在地上,震的四周草屑纷飞。

“这损人心性的邪祟之术,当真不该存在!”

伤口随着方才动作再次被撕裂开,魏婴的爪子抓那一下抓得极深,透着衣服仍在隐隐渗出鲜血,然而这份疼痛却犹如定海神针一般,定住了那杏眸中再次荡起的滔天杀意,只一眨眼浪潮褪去只留下一片澄澈的湖水泛着微光,

江澄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心思逐渐清明起来。刚才最后似曾隐约看见那石头好像还刻了什么花纹,许是无意间触发了,这才进入了这个结界,
还没来得及再仔细回忆法阵细节,思绪就被远处孩童的嬉闹声打断。
犹豫了下还是站起身,扒开面前的草丛寻声找去。

“诶呀放心啦,我早打探好了,这一带安全的很,没人会来的,师娘也还在眉山小住,不会有人来抓我们的。”

“不行,我得练剑。”

“好师弟,你瞧这天气这么热,下水凉快凉快也好啊。师兄抓鱼给你吃好不好?”

“.…你别想哄我下水,到时被娘亲抓住了你自己挨罚去,这回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管你的!”

“欸呀别怕嘛,我怎么忍心累你,只是这日头着实太大,师兄也是不忍心看你难过,”小魏婴悄悄打量小江澄神色,果不其然见到其松动几分,
“再说,我哪次挨罚师弟你没管我?说这假话作甚。师妹真是忒口不对心!”

“万一以后你的心上人没听懂你的意思被吓跑了可怎么办?”

“那也不用你管!”

“师妹这是哪里话,师兄这是为你前途担忧啊”
“不过你也别害怕,若是你嫁不出去大不了我就去求江叔叔把你许配给我就是..”

“你你你闭嘴!”湖边的少年似乎是被这话激的不行,耳根不知是羞还是恼悄悄晕上一抹绯色,飞起一脚踹在身边嬉皮笑脸的少年屁股上。
那少年似乎早有预料侧身一手捉住腿,一手摸上他腰,借力向后一折把俩人通通摔入河里。

“魏婴你!” 小江澄猝不及防的呛了口水,捂住嘴猛咳了两下,杏目圆瞪一拍水身形却猛然一顿,还没出口的骂语被眼前人生生咽回肚里

此时天色正好,热辣的日头晃得人睁不开眼,紫色的校服被水一浸泡,颜色也深了几许,妥帖的勾勒出少年还未抽长开却已然有了些形状的身板,半敞开的白色衣襟更泄了大片春光,看的小江澄的小脸蓦地有些发热,魏婴撩起被水沾湿的额发向后一捋,正巧撞见他亲爱的师弟这般可爱的模样,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嘿,师妹。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你师兄这么好看忍不住芳心暗许了?”
小魏婴张开双臂向他走近两步,眼睛滴溜溜的一转,捏起袖子颇为可怜的含起那对桃花眼娇羞道“看了人家的身子,江小公子可定要负责啊,不然人家的清白可就…。”

小江澄这时也回过劲儿了,听到这话也不知哪根弦没搭对,竟也配合着抱臂板起小脸。“呸,好不要脸。分明是你给我看的,我可没有迫着你,不负责你又能耐本公子怎样?”

“小公子你,你怎生这般没有廉耻!”小魏婴掐着个嗓子颇为委屈似的,拿着湿淋淋的剑袖校服往眼上按了按,似要学话本子里的苦命娘子一般。“ 不过…嘿嘿”

“怪笑什么,还不速速招来与本公子听?”小江澄忍笑的挑了挑眉,抬脚作势要踹上去。那厢的小魏婴却忽的跟变脸似的,瞬间恢复那嬉皮笑脸的样子,紧紧抱了上去。

小江澄身体一僵,耳畔若有似无传来丝热气,只听那撩人的嗓子在耳边说道。

“晚吟师妹的美人出浴图着实令师兄大饱眼福啊。”

说罢,小魏婴转身一个猛子扎入河里迅速逃离现场,留在原地的小江澄脸蒸的像是熟透的螃蟹似的,红的仿佛都能冒出热气。
钻进水里的小魏婴在心里默念了三个数, 
“…”
“…”
“…魏婴你找死!!!!”

目睹了两个幼稚鬼打闹全过程的江宗主觉得……
…没眼看,太丢人了!

魏婴透过画卷看着那两个少年玩闹,又看见旁边表情非常精彩纷呈的“江宗主”,没忍住跟着小小的自己大笑出声。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啊。”

魏婴正在兴头上一拍胸脯,骄傲的扬起下巴,

“那是自然!”

,周遭的环境一阵扭曲,江澄也毫不在意这些个变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没感觉这幻境哪里有什么恶意,反而隐约感觉周身灵力运转的更为顺畅了些。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情很好,平日紧抿的嘴角没下压反而上扬了许多,早已远去的几分少年意气不知不觉萦绕在胸腔,感觉颇为爽快。

“这里?…云深不知处?”对江澄来说,这蓝家的地界。他只有在少时听学的时候曾住过一段时间,之后便再没来过,时隔这么久再度重游,不由生出股奇异的怀念感。
忽的,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人群的躁动声,似乎还夹杂着呜咽。江澄眉头一蹙,忙走过去查探。前脚刚迈入大门,后脚蓝启仁吹胡子瞪眼从他身体穿了过去,江澄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轻笑一声,忽然也就不着急了,慢慢的踱步走了进去。
人群当中被包围的是一个少女,她哭泣着跪坐在地上,手上还捧着什么,江澄凑近仔细一瞧是一块碎掉的木牌,看模样应该是什么护身符一类的。再瞧瞧在旁边慌了手脚的小魏婴,发生了什么事,大概心里也猜出个几分。

江澄笑骂道“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那边的魏婴茫然无措的愣在原地,平日里哄仙子们的法子都用上却怎么也不管用,反而引得那姑娘越哭越凶,抬头看见蓝启仁进来,活像见了救世主一般长松了一口气。江澄嗤笑一声,平时不是拈花惹草浪得挺得意的,真是活该。

蓝启仁刚一进来,周围那群看热闹的瞬间鸟兽散,开玩笑哪怕不抄家规,那老头的说教有几个人受得住,蓝老先生气呼呼的回过头抓着这次的罪魁祸首魏婴又是好一通“教导”,并附赠一大摞抄书以示惩戒,
小魏婴此时却乐不得如此”。这可不当然了,跟那几本无关痛痒的抄书比起来,小姑娘的泪水更是他受不住的,更何况他又不会好好地抄了,想到这小魏婴心情更是感谢,规规矩矩的朝蓝启仁行了一礼就冲去藏书阁领赏了,这幅姿态把蓝启仁气的更是差点没顺过来这口气。

啧,瞧你出息!

画卷外的魏婴瞅着这场景也跟着乐起来,当然笑话的不是自己。当事人可能不清楚,但想象一下,“江宗主”和“江小公子”一大一小站在一起,同时露出如出一辙的嫌弃表情,这画面…啧啧,魏婴恨得自己手边没有纸墨,不然就该画下来,拿去笑话江澄一辈子

江澄摇了摇头找个地方靠着,等待下一段记忆出现,魏婴却没看画卷那一端,而是跟着小江澄这边看了下去。
蓝启仁走后,躲在角落的小江澄悄悄去找了那个小姑娘,要她手上的碎片,少女正难过伤心的厉害——后来才知道,那护身牌是她生辰,她的母亲亲手给她刻的。也不愿意理会他,但 这世上哪有谁能拗的过小江澄?最后小姑娘只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借走必须给她还回来。
小江澄捧着那木牌碎片回到房间,找出工具一点一点的竟试图把那木牌重新拼接回去,这哪是没碰过的人一时半刻就能弄好的,好在小江澄手巧的很,赶在天黑前,将那复原好的木牌给送了回去。
魏婴摸了摸下巴,怪不得……

江澄再睁开眼,周遭场景再次变化。这里是….破庙?这大约是莲花坞覆灭时的事。

试探着在庙里找寻着,终于在佛像后面的角落里找到了“自己”,平日工整干净的江家校服,此时正皱皱巴巴的穿在少年人身上,小江澄面如死灰的背靠着佛像,双眸没有一丝神采,却还是努力挺直脊背,警戒的留意门口的动静。
虽然那身姿看起来仿佛随便一碰,就会碎成粉末消逝在风里。
江澄不由得苦笑,自嘲还没说出口,门口那里忽然传来轻微的声响,一道身影迅速的窜了进来。小江澄的手瞬间攥紧,随即又放松下来。
是小魏婴。他手里捧着几个馒头,还在热乎乎的冒着气。小江澄顿感疲惫,靠着那佛像垮了身体阖眸养神。小魏婴却浑然不觉的笑嘻嘻靠了过来,拿着白花花的馒头贴到江澄的嘴边。
“阿澄快吃吧。”
小江澄皱起小脸避开了“不吃,没胃口。”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睁开眼紧紧盯着小魏婴“你这食物哪里来的?”
小魏婴满不在乎的张开嘴一口咬下馒头“买的呀,我把身上的琐碎当了,换了些碎银子。”
“你…!!”小江澄睁大双眼瞪着他,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了下去,有些闹别扭的垂头
“…你不必再带…”
“阿澄别担心,等以后再赎回来就是。”小魏婴看出了他要说什么,笑眯眯的打断了他,再度把馒头贴到小江澄嘴边“你不吃的话,可是太浪费这食物了。还是说….阿澄想让我喂你?”
小江澄咬紧下唇,一把夺了过来,大口大口咀嚼着食之无味的干瘪馒头,可那架势活像这馒头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抽筋扒骨。
小魏婴瞧着小江澄吃东西的模样,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身侧立着目睹全过程的江澄身体猛地一颤,神色复杂的垂头盯着正在津津有味嚼馒头的小魏婴
他听到了……

少年的小魏婴凝视着啃着馒头的小江澄说道

 “阿澄,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之所以令江澄震惊,是因为小魏婴的嘴根本没动,但他分明就是听到了。

“…哪怕牺牲我的全部。”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江澄心里隐约生起,然而周遭一换看到的是小江澄和小魏婴藏在巷尾的阴暗处。
“阿澄,你在这里等我。”小魏婴摸了摸小江澄的头发,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放心啦,我很快就回来,不找点吃的回来怎么赶路呀。”
江澄略微蹙眉,想起来那时的自己刚经历了家破人亡,确实没有留意过周围,更没留意小魏婴的变化,平时嬉皮笑脸的小魏婴这时候突然成熟起来,自己却是那么不成样子。
或许,真的就是不如他吧,

明明…他也刚没了家啊。

小江澄垂着头咬紧下唇,小手死死地揪住小魏婴的衣摆,,小魏婴只道是他害怕了,低声安抚了几句就连忙出去了。
收回手的小江澄紧紧攥住了自己衣领,他知道自己不肯松开手不是因为小魏婴说的那些,他只是隐约感觉到了

“如果现在松开了手,我可能就会永远失去你了。”

画卷外的魏婴身体愣了愣,他忽然“听”见小江澄这句没有说出口的话,笑了笑摇头刚想否认,大脑忽然想了想两人之后的事

“哈,不得不说阿澄的直觉有时候还真准呀。”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街上就看到了那灼眼的烈阳袍,是温家的修士。魏婴连忙盯着画面里的小江澄。“等一下..我记得这里!”魏婴清楚地记得就是在这之后!他回去找不见江澄的!
他明明是回去偷尸体这才被…温家的追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江澄躲在巷口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在阴暗处紧张的注视着他们的行动,好在温家的修士完全没看见他,三五个人背着他的方向走了。小江澄略一放下心,猛地想起小魏婴刚才就去那边找吃的了。

他小心地探出头视线穿过人群的缝隙望去,一双漂亮的杏眼陡然睁大,无知无觉的小魏婴眼看要和他们遇上上,画卷外的魏婴呼吸猛地一滞,一直朦朦胧胧的预感陡然间被掀开,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魏婴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他无意识的摇着头,瞳孔失焦的盯着面前的景象,嘴里还在碎碎的念叨着什么,
他摇摇晃晃的身体慢慢拖动着双腿走近,在离画布几尺的时候蓦然伸出手死死攥住,拼命否认即将发生的事,
“不会的…他还有师姐,还有血海深仇要报……他不会这么冲动的…对了,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事情!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事!他才…”

然而,扭曲的画卷上如离弦之箭冲出去的小江澄,彻底击碎了所有幻想。

魏婴摸着自己的胸口,一时怔楞的说不出话,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小江澄当时的心情。

温家修士发现这边的动静,立刻反身去追小江澄,小江澄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追上来的追兵上前抓住他头发按进了泥里,几个人一打眼色齐齐的御剑返回。
周遭百姓惊呼一声,摊前无知无觉得小魏婴美滋滋抱着买回来的包子,随便拿了一个咬了一大口,

“嗯,汁多味足!把这个带回去阿澄一定喜欢,要是能打起点精神就好了。” 
.
魏婴脱力的茫然跪在地上,一时甚至连该有什么情绪都不知道了,嘴巴一开一合,支唔的竟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校场上,温晁得意的看着被按在地上的小江澄,嘴里说着污言秽语,立于一边的江澄指节攥的直响,紫电的电光噼里啪啦乱响着,温晁当然看不见这些,只见他抬起一脚踹在被手下按住的小江澄身上,似乎觉得不过瘾,唤了旁人拿过来个拷问棒,啷当砸在他脊背上,小江澄咬紧下唇只闷哼一声扑腾砸在地面上,骨头被生生敲断的滋味任健壮的粗使的奴隶也未必熬得住,
更何况是本就几日水米吃的极少的江家小公子?
温晁看到这场景却开心的不得了,挥舞起尖利的棒子又是几下,还觉得不过瘾招呼手下把他拎起来,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的累了指使旁边几个保护自己的手下接着打,一边接过身边美人从下人那里递过来的热茶,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茶盖拂过杯壁。眼瞅着小江澄要被打晕过去,一茶杯丢过去砸在小江澄额角上,碎落的瓷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热茶混着血水缓缓淌下。
“江公子,这下可以说出你那好师兄的下落了吧。招了吧,没准小爷心情好就饶了你呢?”
王灵娇捂嘴娇笑着靠在温晁怀里“是呀,你多求饶几声,或者…学个狗叫?没准我们少爷心情好赏了你做个下人奴隶伺候着,欸还不快点谢恩、”
“娇娇,这你就不知道了,他那师兄怕狗的很,江小公子肯定害怕叫了之后,他那神通广大的师兄不肯来救他了呢。”

小江澄身子栽楞着,嘴唇嗡动呢喃了几个字,温晁见状连忙凑近细听,猝不及防的小江澄一抬头啐了一口吐在他脸上。

“你,你!好呀!给我接着打!”

几个手下闻声立刻领命照做,下手不可谓不恨,废话谁都不想因为同情着别人,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何况他们的小主子还是温晁。
小江澄根本没有力气反抗,索性不费那个力气,只咬紧牙关不肯露出一丝示弱声,他是江家的少主人,承着一身傲骨,如何能在他人面前低了头,尤其还是温晁这种货色。

他身上本是光鲜的紫色校服早被鲜血生生染成了暗紫色,魏婴口中不知何时渗出一股浓重的铁锈味他却恍若未觉。一双含笑的桃花眼染上了血红色,冲天的杀气将本来纯净的魂体衬出了丝修罗的意味,若有熟人在场,怕是要吓得退避三舍,眼前这个,分明就是当初血洗不夜天的嗜血魔头,如何令人不害怕,

魏婴咬牙切齿道“好你个温晁,当初真是便宜了你!” 江澄何时受过这种委屈,遭过这般罪!
他当初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怎么能让人这般折磨!

画面里,温晁的手下带着一堆搜刮出的东西给他过目,温晁正在兴头上摆摆手懒得细看。眼睛随意扫了一下忽然发现了什么。
“江公子你抬头瞧瞧,这个东西眼熟不眼熟?”小江澄虚虚的抬了下眼皮,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理温晁了,温晁瞧着他这样也不恼“江小公子估计还没尝过戒鞭的滋味吧,以后也没人给你抽了,本公子今日发发善心勉为其难的帮你抽一鞭,你也不必太过感谢我。”
温晁眼神示意了下,手下立刻心领神会扒开了小江澄的衣襟,早已伤痕累累的胸膛衬着小江澄骄傲的脸,看的温晁兴奋不已。

“温晁你他妈的敢!”画卷外的魏婴火气直冲上天灵盖,画卷里的温晁狞笑着扬手就用戒鞭狠抽在了小江澄尚且稚嫩的胸膛上,顿时一片火烧似的印子烙在了他身上,小江澄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江澄我再给你机会,,说出魏婴的下落。”
“…呵,温大公子这么大能耐倒是自己去找呀。”小江澄嘲讽的咧起嘴角“噢我倒真是忘了,你那群废物手下都是你老爹赏给你玩和你一样没用的饭桶。怎么可能找得到我师兄”
“江澄!你别忘了,你还在我手里。”
“那又怎样?想杀了我?来呀,我江澄若是皱一根眉毛,就让我托生成你这样的酒囊饭袋。”
“你!”温晁上前揪起小江澄散乱的发髻竖直往上拽。忽然又想到什么垂眸笑道“你以为死就了事了吗,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你。”

“温逐流。”
“属下在。”
“化了他的金丹!”

魏婴倒吸一口冷气,他从前没有亲眼见到江澄化丹的情景,魏婴是知道那到底有多痛的。彼时剖丹尚且有着神医温情在一旁看顾,而此时的江澄却只有自己孤独的在父母尸首旁绝望而又痛苦地挣扎。
“温晁!温逐流!” 魏婴也不管顾目前的境况双手聚力一拳砸在画卷上,画卷纹丝未动,魏婴一时火烧的更旺聚着浑身魂力也要往结界里闯,旁边的白衣仙人见他这般模样,只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已成事实,小友何必白费力气。”
魏婴此时却根本听不下这些,只一门心思要往里冲,奈何根本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温逐流探向小江澄的丹田,化了他的金丹。
外面探子回来凑到温晁耳畔嘀咕了什么,温晁眼前一亮抬脚就要出去,忽的又想到了什么,折回身对小江澄道“江澄别急,你师兄很快就会被我带回来陪你上路。”
说罢也不在乎小江澄反应,一挥手制住小江澄的几个人都松了手站在一侧,失去支撑的小江澄一下子摔在地上。他能感觉到灵力和血液迅速的在从体内流出,漂亮的小脸因痛苦皱成一团,痛的明明龇牙咧嘴,却在几息后硬是凭着毅力紧紧咬住后牙,仍是不肯露出一丝呻吟声。
温晁看着他模样嗤笑一声。,随即带着一大批手下离开了。只留着满地尸体和一个半死不活的小江澄。、
小江澄视线模糊的看着不远处爹娘的尸首,在地上一点点搬动着自己虚弱的身体蹭过去,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魏婴看着他口型模糊分辨

他说“魏婴,别来救我….”
他说“活下去…师姐和江家就交给你了。”

“江澄….”魏婴神情呆滞的盯着前方,忽的发了狠的冲了过去
“江澄你他妈的是傻子吗?!”
“混蛋!谁许你擅自行动的!我答应了师娘拼死要照顾好你的,谁要你反过来帮我的,我自己搞的定!”魏婴心头掠过一阵阵后怕,“你也不想想,万一我没来得及救你怎么办!”

如果我当时没赶回来会怎么样..
如果我不知道你被抓回莲花坞会怎么样
如果我没碰见温宁……
如果温晁没有走…….
如果…

魏婴不敢想那些个如果,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
生气? 心疼?难过?还是说…庆幸?


魏婴仰头捂住了自己脸看不清表情,白衣仙人以为他是难过刚想宽慰几句,魏婴却忽然低低的笑出了声“江澄…你冲出去时从来没想过之后会怎么办吧…?”你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救得我吧?

“我一家仆之子,你居然为我拼上性命你傻不傻!”
“哈哈你是不是呆呀?”
“竟然到我死都不告诉我,我要是到时候不记得你好,你说你亏不亏。”
“我才是师兄啊,是我保护你才对吧。”
“万一我当时跑了,都没人给你收尸你知不知道?”

“你…竟是替我失了金丹吗….”四周忽然冷寂下来,宛若暴风雨前的平静一般,魏婴转过头冰冷地凝视着身后的白衣仙人“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

江澄蹲在地上俯视着过去的自己,
“不错,没表现的太丢人。”云梦江氏怎么能在那种货色面前示弱!

江澄背过手余光瞧见小心翼翼翻墙进来的小魏婴,抿唇一笑道

“来的可真慢。”

魏婴听到江澄这句话,下意识以为是对他说的,一抬头正好也看见小魏婴和还是人类时的温宁一同钻入院子里,才反应过来江澄在说什么,不由得松了口气。

白衣仙人瞅着魏婴变化的全过程,方才不知是对着哪里的谁大笑大叫发泄情绪,疯疯癫癫的隐有发狂之兆的人,因着另一人无意的一句话瞬间平静下来。
此时的魏婴只是灵魂,未有功法外力加成,展示出的是最真实的心绪。
喜狂悲忧皆源于一人、偏偏当事人还全无觉悟。
白衣仙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友不必警惕,你该感觉的到现在的变化才是。”

“灵魂缔结,互哺双生。嗯你们现在说的双修就是这个粗制劣化。可以说这是真正的双修之法,以灵魂为契,彼此的灵力,修为,天赋共享,修炼速度和效率当然也大幅度提高。”
“不过嘛,同样也需要着灵魂有高度的契合度且彼此羁绊越深刻越为上乘。”
“当然也需要对彼此足够的了解熟悉,现在这不就是。”
“但我也真没想到你们之间居然恩怨纠葛这么深,我还以为会看到一出养犬记呢,奇哉奇哉。”

魏婴皱着眉头思考着,忽然捕捉到对方一带而过的某句“等等前辈,你说修为灵力共享,但我现在…”几乎没有力量呀。
“对呀,所以契约结成后的一段时间,江宗主的力量可能有很大一部分会流入你的身体,相应的他便会被削弱一些。不过也别担心,我看过了你那副身体天赋是顶好的,你勤加修炼江宗主那边自然…”

小魏婴在山脚下温声哄着呆呆的拿着带子的小江澄“我,记住了….”
“嗯那我去镇上等你,可千万记住我说的话啊——”

小魏婴挥了挥手跑出一段距离后,返身迅速溜了回去,沿着另一条隐秘上路上山去了。再次来到此处的江澄瞧着面前的荒山心下冷然,也没理会蒙上眼磕磕绊绊往上爬的自己,转头就跟着小魏婴悄悄上了山。“我倒要看看你能搞出什么花样。”
“魏公子,你真的决定了吗?”
“这是否成功我只有五分把握,你自己想清楚了。”
“不必担心,我早就想清楚了。我说过我要护着他的。”小魏婴笑吟吟的望向阶梯下“他虽从不曾说,此番心里必是难受得紧的,我怎么舍得他伤心?若能让那双眼再能焕出光彩,便是要我拿出性命去换,我也甘愿。如今不过是一颗金丹而已。”
小魏婴笑得一片潇洒坦然,温宁见他模样也不好继续劝,叹口气只好跟着姐姐一起去阶前等着那江家小公子爬上山来,自然也就没看见话说完时,小魏婴腰间的随便不知何时已被他狠狠攥紧。
“若是失败了呢?”小魏婴愣了愣,收起双手背在身后。颇为吊儿郎当的走近那位大名鼎鼎的女神医。
“如若失败,却也不意味着云梦江氏便无再起之日,我们二人也将共同进退!之事…到时还请温姑娘对今日之事莫要说出去。阿澄那边我自会交代。”
温情睨了一眼身侧腰肢笔挺的少年,一时也不知该言语什么,只觉这人着实有些晃眼“...你快进屋去吧,你家师弟快要上来了。”

江澄是跟着小魏婴一起上来的,这个时间点,布条,荒山,小镇还有方才那番话,
他不是一个不能面对现实的人,更不是什么喜欢逃避的人,目前所有的一切都在提示一个他一直不曾细想过的可能性,恰好的响起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少年音,他说

“我是魏婴。”

最后一块拼图彻底拼将完成,容不得他江澄再如何去辩驳什么,他捂着头蹲在身上,眼睁睁看着蒙眼的小江澄被温家姐弟带入草屋内,眼睁睁看着自己周遭的景物变为木屋内,逼他去看这一切的发生,他看到痛的龇牙咧嘴的小魏婴努力偏过头看着另一侧安然熟睡的他,他看到温情用这刀子一点一点将小魏婴的肚子给破开,看到鲜血包裹着金丹一起被拉扯出来。看着那金丹光芒大盛后被埋入了自己的身子。看到小魏婴在看到自己经过排斥反应后终于平静下来的样子露出微笑。
江澄不断的想要阻止那把刀豁开他师兄的肚子,取出那枚盛着魏婴满腔骄傲的灿金珠子,他大喊他大叫,却只能看到自己的手,自己的背不断被穿过。自己的哭喊根本撼动不了他们分毫,甚至连一片衣角都没有被吹动。
他颓然的坐在地上,听着小魏婴同温情温宁道谢,看着空间被扭曲,射日之征,不夜天,乱葬岗。无数的场景人物声音在他身侧成型又迅速被扭曲替代掉,他忽然觉得很累,闭上眼身体直直的摔在了地上。画卷中骤然变得一片漆黑。

魏婴跪坐在地上,只能抓住白衣仙人的衣摆勉强站立起来,哑声道“为什么给我们看这个。”
白衣仙人摇了摇头“是你们自己触动法阵进来的,与我无关。”
“如今契约已成。那,永别了。”说罢整个空间迅速崩塌,魏婴连动都不想动,任由自己的身体下坠。

“什么狗屁契约。”魏婴心道,他的脑海不断闪过江澄最后绝望木然的表情,从前的记忆渐渐回拢,无论是久远的幼时玩闹,还是修习鬼道时日渐疯魔的记忆通通一股脑通通涌现出来,几股记忆不断纠缠慢慢的汇聚成一束,魏婴感觉身体久违的舒坦畅怀,却又不知这份舒爽感从何而来。对了江澄!
魏婴立刻坐了起来,连忙去看躺在碎石边的江澄,他脸上泪痕半干未干。魏婴刚想帮他擦上一擦,那双杏眸蓦然睁开,江澄坐起与他对视半晌,相对无言。

这厢江澄又看了看他眉头蹙的更紧,从乾坤袋掏出一套衣服扔给他“穿上!”
魏婴刚还打好的腹稿还来不及说出口,迎头就被砸了个满脸,伸出手臂把衣服抱在怀里,这不抱不要紧,一抱吓一跳。
自己胳膊上乌黑发亮混杂着几捋鲜红似血的分明就是他做…兽形时的皮毛,又借着衣物盖住检查一下身上,肩膀,腰腹,大腿,脚踝,甚至在他后来去水边照时发现,左侧大半边脸还是那样,而他完好的右瞳还是那灿金的兽瞳。
魏婴心里忍不住一阵哀嚎,力量不够强行化形果然会影响我的俊俏的容貌,影响的还不是一点半点。还好用长发遮住左脸,再穿上江家的校服便也看不出什么太多异样。

江澄过了会儿眯起眸子上下打量着他,犹豫的开口“你…是魏婴?”说完又小声嘟囔了一句
魏婴一时又惧又喜,他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面对江澄,只是粗略的一点头忙开口“嗯,我是…江澄你听我…”

“放肆!”
魏婴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又听江澄说道“你纵使修出人身,仍是我的狗!”

“你应称我主人才对!”

————————————————————————

我总算写完这一章了!!!后面就顺畅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