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朱白】 真实

我要先说明一下,我是今天补了大哥的幻乐之城,看完之后用cp脑想了下好像一些情节直接可以用,就试图整体回忆记一下线,奈何我,鱼的记忆

于是只好重看一遍,鉴于记忆原因,所以只好看几秒暂停,记录一下,看十秒二十秒记录一下

而且由于是记录用,所以完全没有修辞,也没有加工,顺畅度都没在意………结果记完以后发现……

压根已经没有我发挥余地了!!![手动再见]

————————————————————————————

他还爱着舞台,但他只是个配角,他知道他没有自己观众和掌声只能趁着一点别人的温度享受微末,他没有自暴自弃却也心无希望

他其实很受女人欢迎,他也并不拒绝,还有点乐在其中。

某次工作他很偶然的遇到一个小孩,小孩肯定了他,给了 他些善意,但他并不相信这份善意,不认为这份善意真的是要给予他这个人,他甚至有点厌恶这个小孩

他没有回应,小孩却不明白似的依旧很固执的继续给予,等到独处时,他冷静下来,他明白自己没有回应小孩,却放纵他继续,是因为害怕自己一旦踏出那一步回应些什么,可能又变成无人应答,又是孤身一人,又是空欢喜一场。 
他害怕他弱小的本质那一面暴露出来让他避无可避,他害怕自作多情,

他听说小孩被人骂被人欺负了,他什么也没有做,
他知道自己只是渺小而又普通的人,什么都做不到,也没有必要,谁没受过苦难呢,都一样。

但他还是悄悄的把小孩给予的善意珍而又重的收了起来,那让他少有的至少在睡梦中获得了些片刻安慰,时间悄悄过去

很快他有一次出现了很大的失误,他以为出事了,结果最后还是寻常收尾,
有他没他都一样。

他喜欢酒精,那能让他舒服一点,他也遇到了些或有意或无意的问题刹那,都依靠本能平安无事的混了过去。
他真的很受女人喜欢,他也会笑脸相对她们,还会与她们周旋,然而现在的他转身之后那张笑脸却瞬间消失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忙碌的生活每天要面对太多太多,到底有什么还算是重要的,他已经不知道了。没关系,无所谓,都好。

就在这时,他突然又隔着什么远远的看到小孩了,小孩带着他的善意还在奔跑走动,世事纷扰,他突然对小孩有了好奇,小孩的世界是怎样的,又是谁现在陪在身边?
小孩就像一道光一样突然照进他的世界,他又有了股动力接着走下去

他突然感觉到了开心,认真乐观的对待周围,重新寻找到了舞台的意义开始上进,小孩也捧着善意重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主动接受了小孩,他们一起玩闹,他在小孩面前展示自己的长处,也努力想要去逗小孩,让小孩开心。

这时候遇到过一次危险,他保护了小孩,他也小心的保护起小孩的那颗干净的心,让小孩逃离开危险的漩涡,他们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一次,他很满足。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和小孩经常在一起,他们积累了很多回忆与快乐,他被这份温暖逐渐包裹起来,

他还会时不时翻找回味他们共同的记忆——他努力工作,小孩也陪在他身边,他们一起欢笑,一起玩耍,非常的快乐,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莫大幸福。

然而在他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小孩却被人辱骂踢打受了一身的伤,他一无所知的进行着他的日常,小孩依旧来见他,依旧捧着那颗美好的心出现在他面前,小孩没有提及什么,但他一眼就看出小孩受了伤,他一下子就猜到伤了小孩的是谁,

他难过伤心但更加愤怒,他要去为小孩报仇,他踌躇了,但只是很短暂的过程,他就再次站起身坚定去为小孩报仇,他没有直接上去就是一拳,而是套住对方的头伪装起自己后,才进行的一顿爆锤,痛快的为小孩报仇。

他坚定了信念,即使他再普通弱小,他也有要去做的事,世事纷扰永远也没有尽头,他现在开始不会再看重那些,他害怕,他犹豫,他颤抖但他还是要这么做,他只想要留在小孩身边。

他一气呵成的报完仇,事后仍有些后怕,但当他看到小孩完完整整的站在他面前时,他释然了,只有满满的爽快,他不后悔。

他要告诉小孩他知道前方充满着困难,他知道一路充满着艰辛,他知道小孩或许会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坚决,或许会后退,会害怕,但他已经决心如此,他会保护小孩,只要小孩让他留在身边。

然而小孩闭上双眼睡着了,没有听见,没能知道错过了他的一番心意。

他决定不再做小丑,他愿意放弃舞台,放弃伪装,他要以真实的普通人的自己去和小孩相陪伴,他仔细的打扮自己,带好行装,带好一切去见小孩

小孩此时也在自己的工作中努力,却四处碰壁,被冷漠对待

他对深爱的舞台告别,将曾经从小孩那里得到的温暖播撒在这里,他对舞台仍有一分眷恋,但更加坚决的离开。

他花了些时间才找到缩起来的小孩,小孩没认出他,小孩脸上却带着他曾经工作时的伪装,小孩有点像舞台上的他了,小孩抬头的第一件事就是接着工作,
他想要触碰小孩却最终也没敢落下,只苦笑着应和了小孩的话
小孩完成工作后就问他要了两片花瓣,要去和舞台上的他分享,小孩不认得真实的他,但满心记挂着舞台上的他。

他试探的问了小孩要不要真实的自己留在他身边,小孩却说已经有人留在他身边了,那个人是舞台上的,小孩所熟识的他,却不是真实的他。

他笑了,他想要告诉小孩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深深的看着去见另一个自己的小孩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