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朱白】谣言·下(小甜饼)

   

 

 

01

 

提问,

如果你看到一个把浑身上下都严丝合缝地裹紧各式装备的人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酒店前台的接待望着面前裹成个球的男子如此想着。

 

多半人会选择报警吧?不过也有例外

 

如果,你是在暴恐基地或是在影视城周边的酒店上班的话。

 

“你好,先生请问有入住预定吗?如果没有的话,能否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件,我们这边会为您进行相应的入住办理。当然,您的一切信息本酒店将会严格保密。”

 

在全都心照不宣捂成个粽子的地方,这样的装束反而是最正常的。

 

粽子男似有些后悔似的,身体向后转了半圈又折了回来,休闲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出稍显刺耳的摩擦声,男子听到声音尴尬的停下动作,下巴半抬有些抱歉似的又压了下去,摸了摸被帽子遮盖住的后脑。

 

“不好意思啊。”男人声音意外的透着些明亮的少年气,却也不是小鲜肉的稚嫩声线,“请帮我办理一下入住吧。”

 

递过来的证件上写着“白宇”,接待确认了下身份证上的信息,视线迅速在男人身上扫视一圈,她迅速回忆了下,是两年前因着一部网剧迅速爆红后,又突然沉淀的一位“与世无争”的主。

 

每年拍两三部剧就雷打不动的休假半年,哪怕是播出宣传期拦在他假期面前,都能一脚踹开去旅行的任性佛系演员,也不知道到底和谁学的。

 

“这是您的房卡请收好。”所幸拍的戏质量和口碑都还不错,人气倒也很稳定。

“嗯。”白宇拇指抚过房卡上的刻字,棱角分明还有些冰凉的卡片握在手心,却无端的让他本还有些慌乱的的心慢慢安静下来,就像是虚浮漂泊的身体终于得以踏上厚实的土地一样。

 

“啊没关系,我自己上去就可以。”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双笑眼弯弯说道:“谢谢啊。”

 

直到在几个小时后,前台接待见到朱一龙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之前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的网剧是叫做《镇魂》。说也奇怪,明明只过了两年,当年那部堪称现象级的网剧她却连名字都想不起了。

 

但也不能怪她,毕竟已经整整过了两年,那部剧也早已成了“不可说”。两位主演别说是没有交集,简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发展路子——尽管都仍为演员,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他们两人再联系到一起。

 

她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突兀,却怎么也讲不出那种感觉。

 

直到看着消失在电梯口的朱一龙时,她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昨天她的小姐妹和她说起,想去什么H市还是N市探班,她的小白菜正在那边拍戏。

 

小白菜是…白宇吧?

那….刚才……

 …眼观鼻鼻观心,我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前台……

 

 

02

朱一龙半夜才下了工,小心的避开人群火急火燎的往酒店赶——中午助理问他时那是横空的意外之喜,大脑一团乱麻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就顺心说了,但冷静下来才反应过来!他都做了什么啊!

 

他怕他来,他更怕他不来。

 

为了两人考虑,自己深陷这样的绯闻无论如何是不应该有任何牵扯的,他不在乎自己怎样,这两年,明枪暗箭他见了不少,这次的事他生气归生气,但他气的并不是那些莫须有的造谣,他只是在气如果白宇看到会怎么看他,又会是什么反应。

 

 

朱一龙知道的——白宇在躲他。

 

当初镇魂还在热播的时候,记着常常会问他们两个人私下关系怎么样,朱一龙没有说谎,确实很好。而且也如他所说一直做了好朋友,镇魂宣传期后两个人各自拍戏,跑活动,拍杂志忙的连轴转,但一闲下来两个人还是会一起聊天,视频,打游戏,说一些有的没的,聊一些近况,也认识了彼此的朋友,甚至有几次因为活动地点关系,他们还去对方家里见过彼此家里的人。

 

但这个“一直“突然就断了。

 

朱一龙隐隐约约察觉到了白宇的躲闪,也不是没旁敲侧击过过对方原因,但都被糊弄了过去。后来他自己坐下来回想才反应过来,可能是白宇知道了,所以逃开了。

 

或者说,是委婉的拒绝了自己。

 

想出这个答案后,朱一龙反而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拒绝了。”却也无法控制地失落起来。

 

那种感觉,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揪心的疼,而是那种…那种好像从身体里被突然活生生抽空了什么,空落落的。就像是拖着一个空壳,在玻璃罩外看着这个世界,雾蒙蒙的没有实感,一阵大风吹过时,他会无可抑制的想要顺着风飘到什么地方,

 

他那时真的觉得自己做得到。

 

甚至后来有一次婵姐严肃的来找他:“你这儿简直是魂丢了,发生什么了?是不是撞鬼了,实在不行…我去给你求个符开个坛,”

 

朱一龙笑了笑萌混过关,那是他最庆幸自己的职业是演员的时候。

 

“魂丢了的话,装个新的就好。”

 

之后的日子里他也真的那么做了,不仅在拍戏的时候往自己这具壳子里塞入了许多不同模样的灵魂,在红毯上,在聚光灯前,在摄像机下,他都会提前准备好,精心挑选出一个个合作商喜欢,粉丝着迷,朋友信赖的不同的却也恰到好处的“朱一龙”,然后塞入自己这个空荡荡的壳子里,以求至少从外面看上去正常一些。

 

朱一龙想,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他从没想过去掩饰自己的情绪,隐藏自己的心意,他直白的用自己的眼神,表情,动作,用全身去表达对白宇的喜欢,却从没想过用语言去表达。

 

他知道这么做很狡猾,。

 

他知道小孩那么敏感,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心意,所以他逼白宇去做出选择,这样即便白宇拒绝了,他们也可以继续做朋友做兄弟,没准白宇还会因为心软对自己更好一些。

 

“我真混蛋啊。”朱一龙自嘲的想着,面上还一副光风霁月,戴着口罩和前台接待点了点头打过招呼。

 

可他没想到白宇却更干脆得多,不仅慢慢疏远了自己,甚至等到了那年年底的时候,朱一龙竟猛然发觉自己居然已经很久没听过他的声音了。

 

电梯缓缓地向上攀升,这一次的谣言来的猝不及防,也最直白的将刀子插入他的胸口。

 

他喜欢男人吗?不,他只是喜欢白宇。

他理所应当的去否认一切,心底却忍不住升腾上一丝小小的期盼。

如果白宇看到这些,他会厌恶自己吗?还是说…

如果,小白当初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呢…?如果之前的是误会,他联系自己是因为看到那些感到愤怒……吃醋呢?朱一龙摇摇头愈发觉得自己可笑,内心深处泥泞又黝黑的部分慢慢伸出触手勒紧了心脏,又或者趁着这次机会,干脆破罐破摔,利用下小白的心软……靠!那我不就成真的混蛋了。

 

朱一龙恼火自己一瞬间居然出现这种念头,自虐式的掐紧手心,没准只是出于朋友的怜悯,随口问一问,或者只是可能顺便托朋友送点东西,或者只是想要确定地点避开自己之类的,再或者…

 

电梯门打开,朱一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胡思乱想着,不能言说的隐秘欢喜徐徐升起又一次次被他自己掐灭,他不敢有所期待,所以拼命否定自己。

 

脚步也不自觉放缓了下来,低着头刚转过拐角就被人冲撞着抱了个满怀,后背结结实实的砸在墙上,肩膀被人的力量勒的生疼。朱一龙下意识绷紧肌肉拳头就要砸出去,现在的私生也太猖狂了!拳头就要碰到人肚子的瞬间,一直趴在自己肩上的毛茸茸脑袋蓦地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眸,猝不及防撞入朱一龙眼里。

 

“小,小白?!”

 

朱一龙呼吸一窒,下意识后握住白宇的手臂,刷卡,开门,关门一气呵成。整个过程不超过2秒钟,还不忘用胳膊衣服刻意遮挡下白宇的头——尽管这地方按规矩都没装摄像头,虽然装了到时候也会被删掉。

 

“龙哥…我。”白宇话还没说完就被“龙哥”打断,“小白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万一被人拍到了怎么办,那些人会怎么写你,你考虑过没有?万一要…”朱一龙心有余悸的看着门的方向,确定无误后这一会儿理智才慢慢回笼,房间内除了他刚才怒吼的余音外空空荡荡的,他忽然感到一阵无来由的恐慌,屏住呼吸缓缓地转过身子。

 

屋里的灯还没有点亮,落地窗的帘子也没有拉起,外面沉重的夜色被远处片场的光芒点亮,那里应该还有着无数工作人员在忙忙碌碌的工作。

 

白宇逆着光整张脸都隐藏于黑暗,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朱一龙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正在注视自己,用着过去自己看他那般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直白而又露骨。他忽然感觉到了无上的喜悦,好像某个声音在对他说:“你错了,你是对的。”

 

 

朱一龙不敢伸手触碰,他怕会有什么东西破碎掉,那一点光亮只够他们看清彼此的轮廓,但两人却都不急似的,只沉默着在近乎黑暗的世界里贪婪的凝视着彼此。

 

白宇看到迎着光的朱一龙喉头动了一下,那一点动静在安静的室内被自动扩大了无数倍,朱一龙也很明显听到这个声音,他有些羞恼,微微低下了头试图掩饰这个尴尬,就像当初的沈教授面对赵云澜一样。

 

白宇忽然笑了,他忽然觉得蹲在门口画圈圈了六个多小时的纠结毫无意义,脸上只笑出一点却把心底那些东西都一起勾了出来,胸腔起伏了几个来回他突然无可抑制大笑出声,笑到太过用力压不下去的咳嗽起来,笑到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到胸中的浊气一扫而空,笑到这么久以来复杂的心绪都被发泄出来,更有一副要笑到天昏地暗的架势。

 

朱一龙也跟着他笑起来,他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只是看到白宇笑他就也想笑,一个站一个蹲两个人就在那里对着笑,这画面放在那里都会觉得奇怪而诡异,可他们谁也不觉得,就看着彼此笑,笑的声音都哑了,再也笑不出声音了浑身的抖动才渐渐停了下来。

 

朱一龙笑的脸上的泪痕都懒得擦了,就任由着水珠无声流淌,白宇也盘着腿坐在地上,眼里还盈着泪花,嘴角却不住的上扬。

 

他仰起脸朝那人伸出手,眉眼弯弯地笑着,哑着嗓子唤他:

 

“哥哥——”

 

 

03

 

阳光刺目地洒落在大床上,白宇被晃得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又眯了起来,不满的哼唧着扭动身体,想去把帘子拉起来,又不愿离开舒适的被窝。谁知刚一动腰,一种……酸爽的滋味沿着脊椎骨爬上全身。

“啊嘶…哈——靠,怎么回事,我磕…”白宇后半句还没骂出来,就眼睁睁看着酒店专用的一看就软乎乎的棉被中钻出了一张被埋起来同样还没睡醒的软萌…啊不是,美人脸。

 

“龙龙龙龙龙龙哥…?!!”小白菜惊的手臂一撑直接窜出去…撞上了床头柜“啊——哦凑凑凑凑凑!”本来就快散架的身体再撞一下,那滋味……诶哟喂,tmd谁试谁知道!!

 

朱一龙也被这突然一通折腾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担忧的想去扶他,突然又想起什么默默的把手收回去,这点动作全被白宇看在了眼里,白宇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卧槽龙哥这你就过分了吧!我被你做这么惨你都不过来帮我揉揉的嘛?!”说完也不管朱一龙什么反应捞过他的手就按在自己的腰上“欸对,就这儿给我揉揉!”

 

朱一龙大脑彻底当机,他根本跟不上白宇脑回路,一边为白宇那么大咧咧说出的话脸红,一边手还下意识的顺着他按摩起来,按了一会儿他才觉得不对劲。被按着的白宇也时候才清醒过来,突然尴尬的想要捂脸还不敢动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

 

“那那那那那个龙哥!,我先确定一下,咱昨晚你不是什么一时冲动吧?”

朱一龙手猛地一重,白宇立刻痛呼出声“疼!成成成!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好不好,轻点我的老腰都要让你搞折了。”

“我不是故意的……”朱一龙小声的争辩了句,也不知道他在否定哪部分:“你别皮。”

 

“……”

“……”

 

腰上感觉稍微舒缓了点,白宇的心思也渐渐活络了起来:“哥哥,那你不是一时冲动,那你和我……是因为喜欢我咯,欸~什么时候喜欢我的说说呗,我还没过哥哥的告白呢。”

 

朱一龙一口气差点没喘匀,他这次理智克制住了没按下去,只是把白宇翻个个直视着他的脸,试图从他表情里看出什么端倪,然后失败了。

 

小孩脸上坦坦荡荡除了期待开心和嘚瑟以外没别的了。

 

朱一龙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声音忍不住拔高:“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躲什么!”

白宇眨眨眼他完全不能理解这几句话之间的逻辑关系,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喜欢你呀。”所以我逃了啊。”

 

“我好高兴,我也好生气,还有点想不能过审怎么办,在线等,真的很急!”  ——朱一龙。

 

朱一龙努力沉住气问:“为什么?”

 

“啊?这…说出来多那什么啊。”没想到会被细问自己当初脑回路想打哈哈混过去,然后就看到那对卡姿兰大眼睛一副渴望的样子看着自己,

 

嘶…没办法,自己喜欢的,宠着呗。

 

白宇挠挠头想要坐起来,朱一龙眼自然地在他坐起来瞬间往他身后塞了个枕头,白宇也极度自然的靠上去,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就我发现自己对你…那什么对吧,但龙哥你肯定只是当我是你几个好兄弟中的一个,你说你把我当兄弟,我要是想上你,那多不好,”

“然后我就想在事情变化之前,先跑再说。不是都说什么定格在最美好的一刻是最好的吗?”

 

那是说死人。朱一龙在心里默默吐槽。

 

“我也想过可能是我总看见你,所以才会对亲密的人有错觉嘛,于是我就去和你避开,后来发现还不行,我就挑点好剧本演演戏拼拼事业没准就成了呢?”白宇边说还露出些搞怪的小表情,朱一龙在旁边听得又气又笑,还心疼他。

 

他知道那时候感觉多难受,他懂。

 

“然后我就觉得还是不行,我龙哥魅力太大了,国内也到处都是你根本达不到效果,我就出去旅行,去很多的地方,见不同的人,也认识了许多朋友……诶对有机会我介绍给你我哥们啊。”

 

“我也以为差不多了,然后今天…应该说是昨天,听到网上传的那些事,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会有多难受,什么都没想就找过来了,然后蹲在外边几个小时,我想通了。”

 

“想通什么了?”朱一龙问。

 

“我想着“我完了”。”白宇笑嘻嘻的咧开嘴角““我还是喜欢我龙哥。””

 

朱一龙白皙的皮肤瞬间爬了个满堂红,白宇双手撑着床一点点蹭到朱一龙面前

 

“哥哥,我不开心了,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和别人传绯闻,还没说过喜欢我,我是不是你的唯一啊。”

 

他说的是“绯闻”,朱一龙满心欢喜的想着,他还是一如既往相信着自己。

 

他太开心了,美滋滋的抱起被子也不答白宇的话,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这种快要溢出身体的幸福感。就像是漂泊无依的无足鸟终于落了地,他本以为会是坠落地面砸他个粉身碎骨,再被大雨冲刷个干干净净的结局,却没想到被人是接住抱了个满怀,再用世间一切美好的轻飘飘暖融融的包裹了全身,怎教他不开心?

 

白宇看着眼前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朱一龙忽然不满,自己这么一番深情告白,他却什么都不说这也太不公平了,于是:“龙哥那些传言该不会是真的吧,哇宇宇不依,宇宇还以为是龙龙只是我的,伤心了,走了走了。”

 

被幸福包围的朱一龙看着面前对自己故意撒娇调皮的小孩心里更是愉悦的不行,凑近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只有你一个——”

 

白宇被突然地直球愣了神,朱一龙看着他这模样又是开心又有点小羞涩,把被子又扯高点藏起了自己,顿了顿又露出了那对笑弯的桃花眸

 

“我只有你一个。”

 

“我爱你——白宇。”

——-————————

道理我都懂,但这次真的急到头秃我知道许多和我一样的姐妹都退了微博,而且这次妮维雅男士京东的活动也没有在微博打广告!但是!!求各位姐妹去京东妮维雅男士的官店支持下小白菜吧,金主爸爸下了硬性2w指标,现在差了近一半,真的急到秃头,去京东支持一下,多一个不多,少一个真的少QWQQQQ!可以送朋友送家人啊,而且我问过用过的姐妹,男士的用作身体乳护手霜效果拔群可以自用啊!求求姐妹们看一眼,镇魂女孩绝不认输!这是京东链接冲鸭!!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