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澄羡澄】捡了条小黑狗是幸运还是不幸?(三

我悄咪咪前排说句哈,在魏婴人形现身前,江澄是不会有好感度上升的,而且这时候魏婴刚死,世上彻底只留江澄他一人,他不能像个小孩子哭闹,总体来说是很压抑的状态,不过魏婴汪算是在这种情况下给江澄的一份小小的治愈,
……毕竟看起来很蠢嘛(喂

而对于魏婴来说这是让他去知道了解后来他没有思考过的江澄
然后,让我有理有据的继续金手指吧

(非常偷懒的把上篇前言剪切到这里。(喂!

悄咪咪求一波小心心小蓝手评论,

(闲着没事干强迫症,就会时不时打开lof重新编辑…emm暗搓搓感觉……后看到的反而比较好一点(闭嘴
————————————————————————————————

江澄和魏婴顺着地图的指引踏在了这条土路上迅速前行,一路寂静无声。

...

...

...太安静了吧!魏婴在内心咆哮着。如果是以前的话,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压抑无聊的情况呀!再不济逗逗江澄这小子也能有很多乐子呀。

说起来,江澄他原来是这么闷葫芦的吗?虽然从小就总是皱着眉头一副小大人似的,可现在完全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煞神模样呀。

这样可不行哟晚吟师妹,你的人生还很长,明明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吧。这样子可是会吓跑姑娘们呀,万一娶不到媳妇可怎么办!
...说到底明明长得一副很不错的相貌,现在这个样子也太浪费了啊(虽然无论如何也没有我帅),多笑笑会比较...。魏婴试图想象了一下江澄皮笑肉不笑的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刚才的话还是当做我没有说过吧。

 

江澄完全没有留意到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狗居然是在做那么激烈的“思想斗争”。不如说,即使留意了也不会在意,又犯傻的傻狗思维有什么可计较的?

只是...这一带也太荒凉了......

云梦原来还有这样的地方吗...?这一路走来也没看到多少人家。
嘶…这种让人莫名其妙联想到乱葬岗的讨厌气息……
真是,让人不快呀。

……
……

忽然,一直放空大脑神游的魏婴周身氛围陡然一变,灿金色的兽瞳熠熠发亮,浑身黑毛倒竖起来呲牙逞凶警戒着前方,在原地伫立了一会儿忽然抬脚向一个方向狂奔而去,江澄瞧见自己的灵犬有动作迅速跟了上去。

自他们进密林似乎就一直在原地不停打转,布阵者不知是从哪里弄来的阵法胡乱拼凑了一通,不巧的是此处阴气极盛刚好为这个破烂阵法压了阵。强行破阵亦非不可,但江澄不打算冒这个险。他身边带着的极品灵犬又不是摆着看的(虽然江澄还是认为这条狗脑子不大正常)。世人皆知,灵犬对气息的敏感向来比修士强的多,那他又何乐而不为放“魏婴”寻路去?

跟着魏婴在密林中七拐八拐就在江澄觉得自己是不是信错了的时候,一片巨大的空地出现在江澄面前,说是空地也许并不准确。因为那里置放着无数的“人”。

 

又或者说那是曾经为“人”的存在。

 

有身形佝偻的老者,有黄发垂髫的稚童,有芳华正好的女子,有青春强壮的青年...而现在他们只是一件件物品一样被随意的丢弃在地面,就像是什么处理集中地一样。这光景无论对江澄还是魏婴来说都太过熟悉。莲花坞、射日之征、穷奇道、不夜天城...还有乱葬岗。这副尸体横陈、血流成河的惨状他们都见过太多次了。

这一次是云梦偏远之地的普通村庄的寻常百姓,而罪魁祸首...

 

江澄的戒指上逐渐跳跃起密密麻麻的电流,紫电凝鞭紧握在他手里,关节随着收紧隐约能听到骨头声响,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向被尸体围绕在中间的疯癫男子,他半倚半瘫的凭靠在身后半人高的石头上,瞳孔失焦的呆视着地面,血水与涎液从他咧开的嘴角中缓慢淌出,口中还在念念有词嘀咕着些什么,江澄想要听清那破碎的话语在吐露着什么,男人若有所察似的猛地抬头

“……...你们谁也不能再瞧不起我!!...都变成我的仆从吧哈哈...夷陵老祖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不就是仙缘吗?不就是慧根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可以,对我也可以啊。”

男人迎着江澄的目光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忽然又摇头晃脑走到尸体中间伸开双臂大笑。

“鬼修不就是为我创的吗哈哈...这样...我会变得比你们谁都要强”

“这里就是我的起点...然后,然后!我要杀更多更多的人,把大家都变成我操控的走尸,不断地杀...然后,我就是天底下最强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以办到的…可以的绝对没问题的!……我,啊对了!即便我做不到也没关系啊”

“因为呀...…夷陵老祖他是不.会.死.的啊!....他绝对会去夺舍的!”

“到时我只要找到他...的话。”男人贴在脸上的笑容还卸下,贯穿自己腹部的长鞭便已抽出,倾泻的血注喷溅了他一身,融化了那张痴疯的面孔,“…咦?………”他呆愣的张着嘴瞪大双眼,机械的伸出颤抖的手指戳了戳胸腔的血窟窿。沙哑的喉头上下翻滚几下,凄厉刺耳的哀嚎声顿时响彻整片山野。

第二鞭,第三鞭,第四鞭...…江澄仿佛听不见一样,手中的紫电犹如暴雨般毫不迟疑地抽下,声势迅捷,使得又狠又准,每一鞭下去都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每一鞭却都偏离他要害毫寸之间。

 

魏婴的大脑一片空白,男子疯癫的话语他原本可以无视的,但说的一句每一字都如同巨石般敲击在他的心上,如同地狱伸出的枝条紧紧缠裹住他,诘问着什么;脚边的是从男子怀中滑落的书翻开了几页——是他当初无意间半真半假信口胡诌的鬼修之法;环绕着的是他曾经想要保护过云梦百姓;而在那边被激怒红了眼的是和他从小长大的发小兄弟,魏婴甚至不知道倘若自己的真身在这里,他是否有资格去喝止江澄......

他忽然记起了当初曾有人对他说过的“鬼道损人心智”的话,他没放在心上,他也没办法放在心上。他不想做个被人保护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鬼道是他唯一的武器,

可魏婴现在却突然有些茫然了,我手握力量是要保护我要保护的事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始终铭记于心。

 

但...那样的话,我最后是要保护什么呢?

 

魏婴怔楞着注视着面前的尸体群,疯癫的男子,挥舞着紫电的江澄...一时不知道自己究竟一直以来都是为了什么......

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前奔去,魏婴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只是现在本能的忽然想要靠近江澄,紫电的电光擦着魏婴的背部滑过,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江澄的动作一瞬间呆滞住,随即被自己的小黑狗抓破了肩膀,齐齐撞在身后的石头上,石头上原本浅淡的法阵接触到鲜血的瞬间骤然放出了刺眼的光华,将魏婴和江澄都包裹在了其中.......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