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男友

日常我是个假的沙雕爱好者吧???我是个假粉吧????

【澄羡澄】捡了条小黑狗是幸运还是不幸?(二)

谢谢大家,真的非常开心大家的支持!然后非常愧疚不好意思拖更下去,再一次谢谢大家。
如果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一下w
以下,祝食用愉快!

——————————————————————————————-

莲花坞的冬天虽不是彻骨的寒,终究还是丝丝缕缕的沁着凉意。江澄向来不喜下人过多看护,炉火燃了一夜灭了便灭了。况且....

“魏婴”又向来不听他的命令,擅自爬上床和他“分享”同一床被子,搞得本就不算宽敞的床榻变得更为狭窄!

而今天的江宗主皱着眉头似乎又被噩梦所困,紧紧扼住怀中唯一热源恰好可被双手环住的部位——脖子。被窒息感逼醒的魏婴盯着他师弟的脸作出了如上分析。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问“都这情况了,这狗为什么不叫呀?”

...

...

幸好没有人有胆子擅闯江澄的房间。魏婴奋力用爪子扒开死亡之手,我也绝对不会去回答那个问题的。魏婴如是愤慨着...在心里。

 

所幸这个“生死时刻”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

江澄睁开了惺忪的双眼,顺手丢小黑狗下床滚地,机械的开始晨起的洗漱。

此时,外面天还没亮透。

普通人可能很难想象贵为一大仙门的宗主居然会起的这么早,甚至可能比必须早起讨生活的寻常人家的“小人物”都还要早些:而深夜桌前的的身影放眼整个云梦怕也只有极少盏灯火与他相伴。绝大多数人听到这件事可能都会笑着摇头,会觉得“把事情推给手下做,上位者理所当然的优哉游哉”才对,包括魏婴在内。

 

虽然不至于真以为是“悠哉悠哉”,但也没想过会是这么辛苦,魏婴不知何时跳回床上钻进被窝再次包裹严实,眺望着江澄推开房门的背影,魏婴的大脑里忍不住冒出一句话——好冷。

江澄迎着吹面的冷风,混沌朦胧的双眼慢慢恢复了清明,“江宗主”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魏婴不是没想过家主的工作,但毕竟未曾亲身参与过,所想的自然并不周全,况且他师弟江澄做的也不是普通宗族的家主,而是江家。
一个曾经轰然崩塌的世家宗族,一个几年之内重振旗鼓的四大家族,别说是什么有众多长辈父母细心培养一点点接手事务人生平顺的继承人,他甚至既不像别家有多年的手下,更没有值得信赖的关门大弟子细心辅佐。

 

江澄只有他自己而已。

 

魏婴在心里默默地叹口气,抬起爪子戳了戳自己的脸。“如果还有人的表情,看到这样的他我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魏婴困顿的打了个哈欠,透过窗子眺望向走出庭院的背影。

“无所谓吧,反正不管我露出什么表情,江澄他大概都会蹙着眉摆出嫌弃的样子吧,哈哈有点怀念那张脸了呀。”

 

“...”

“因为,什么样的表情都“来不及”了呀。....哇果然好冷!睡觉睡觉,趁没回来之前赶紧先睡个回笼觉”

在温暖舒适的被窝中安静的闭上眼,魏婴对这个小狗身体里逐渐适应了下来,之前偶然发觉这具身体里居然有金丹,或者说是兽族的妖丹。多半这小狗也是什么修为身后独霸一方的灵犬的孩子,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小就能结丹。

仔细想想,大概自己是在这小狗断气的瞬间恰好进入了这具身体,之前那些围攻的大狗多半也是嗅到了这个落单小狗身上的灵力想要蚕食,才会变得那么遍体鳞伤?不对也有可能逃跑的路上所受的伤?毕竟修为高深的灵兽多栖身于灵气充沛的深山密林,很少会靠近人类聚居的地方,多半是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吧......

 

等江澄在外处理完,回房准备继续处理文书时看到的就是鸠占鹊巢睡得正香的某只,却懒得把它再扔下床,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翻看手下之前的调查文书。毕竟是打算养下来的狗自然得调查清楚。

内容大致与魏婴分析的不差,通体乌黑发亮,部分尾端红似鲜血,按“品相”来说便知是那支为数不多的珍稀强大的一脉,灵气充盈的程度来说也是血统极为纯正的,恰巧那一段时间四方仙门修士有不少想在乱葬岗扬名立万,四处狩猎珍兽灵器,有几个不长眼的踏入这支灵兽地盘布阵施法引得震怒,为首的灵兽修为已算高深出山为祸一方,最后叫了各种外援仙士名家合力镇压,这一支灵兽全族死伤殆尽,众修士也被反噬同归于尽。

自己捡到的这个估计也是偶然命大逃出来的,如果不是碰到了,大概也就死在哪个角落了。

 

简单说就是它运气不错活了,我运气不错捡了个好东西?江澄靠在椅背上瞥了眼还在睡着的某只。呵...运气好什么好,怕狗的狗是什么东西?开始那一阵一惊一乍我没把它扔厨房剁了就不错了。

江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仿佛之前那一段时间掀翻屋顶的咆哮声又响起了一样。这阵子倒是没再发生过那种情况了。原因...这只狗不叫了,是彻底不叫了。也算是个治本之策吧,不会再出现它自己冒出一声,然后把它自己吓得瑟瑟发抖还得抱着哄哄也算不错?

 

被念叨着的魏婴似有所察,钻出来攀上江澄的小腿借力跳到旁边的椅子。江澄挑挑眉没想管,然后他就看到......

他养的魏婴站起来了!真的是站起来,双腿直立的那种。

江宗主觉得自己惊讶实在是太小题大做了,一旁的魏婴已拖过了它刚看过的报告一字一句阅读。

...

江宗主觉得狗认字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灵犬嘛,却没觉得自己小时候养过的几条狗,可没这只魏婴这么“灵性”。

 

刚才被魏婴拖过去时,一个信封正好落到江澄手边,是之前云梦出现的一处怪异,不久前派出手下传回来的的调查报告。江澄余光扫了眼正在阅读报告的魏婴悄然展纸。

信上所说无非是失败,实在无法处理,请罪之类的字眼,江澄暗道奇怪,这前后几波人去怎么事情到现在没搞定,魏婴留意到江澄神色,跳上桌凑到江澄身侧略略的扫了一遍,心里打定主意要跟着去一探究竟,不然自己窝在这也太无聊了。

江澄侧过头莫名其妙从这小狗脸上读出“想要去”三个大字,魏婴也确实恨不得往自己脸上写这几个字,一人一狗对视几秒,江澄还是先挪开了目光深深叹口气起身踏出门去,魏婴瞅着背影瞬间明白了江澄的意思忙跟了出去,在它身后乌黑漂亮的尾巴正在无意识的一摇一摆。

————————————————————————————————————

评论(3)

热度(125)